小说搜索网

《娇妻难离:宠妻七天七夜》纪念柯慕辰全文免费试读

  • 日期:2019-07-13 12:52:36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皓雪殇
  • 阅读人数:732

娇妻难离:宠妻七天七夜 第七章 离职 免费试读

办公室里的老师都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她,打趣着,纪念强忍着尴尬,抽出里面的卡片。

“送给我的宝贝…”

“你喜欢吗?”

不知道何时刘奇峰走到她的身边,脸上一副油腻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花粉过敏。”纪念适时的掩鼻打了个小喷嚏,转而将花递还给刘奇峰,仿佛真的避之不及似的拿着教案快步离开,留下刘奇峰面对办公室里老师们促狭笑话的目光一脸的铁青尴尬。

时隔一个星期,与顾南风的约定期限已到,她看着手机里的号码,重重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桌边刘奇峰刚刚送过来的早餐,给顾南风发了一条短信。

“我答应你…”

两人约在下班见面,纪念匆匆收拾好往外走去,却没有提防刘奇峰竟在办公楼门口等着她。

“不好意思刘主任,我今晚已经跟别人有约,请你不要耽误我好吗?”纪念目光幽寒的看着对方发福的脸,脾气已经被消磨殆尽。

刘奇峰却以为这是女人欲拒还迎的招数,上前一把揽住纪念的肩膀,把她往自己车的方向拖。

“我们俩都还没有好好约个会,你就不要再拒绝我了。”

纪念到底是个女人,拼力气压根就没有胜算,她挣扎着想脱离对方的魔爪。

“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刘奇峰死皮赖脸的笑道。

“报什么警,咱们是正当情侣。”

“你在干什么?”不知顾南风何时出现,站在她的不远处,脸色不善的看着刘奇峰搭在纪念肩膀上的手。

纪念心中一喜,趁着刘奇峰发怔之时,闪身躲在顾南风的身后。

刘奇峰眼看着纪念有人帮忙,脸色悻悻。

“小念你看看,我不过就是想邀请你去吃顿饭而已”他小声又不甘心的道了一句。“离过婚的女人怎么还这么放不开。”

顾南风闻言眉头蹙了蹙,脸色微正。

“你这话什么意思。”

刘奇峰是个吃软怕硬的主,显然也知道万万不能得罪他,讪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你没事吧。”顾南风上下打量着纪念,看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才松了一口气。“我送你回去?”

想起刘奇峰刚刚油腻的笑容,纪念就如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她微微点了点头。

顾南风半拥着让她上了车,警惕的看了一眼刘奇峰离去的方向,带着她来到附近一家口碑颇好的饭店里。

“你还没有吃饭吧,这家店的醉虾不错,你尝尝看。”他看出纪念的情绪不高,主动地热络着气氛。

“师兄…”她看着碗里的已经被剥好的虾仁,有些不自然的喊道。

顾南风讶异的看着她,手上的筷子停了下来,两人原本师出同门,但自两人再次见面以来,纪念疏远的同他保持着距离,客气的如同陌生人一般,他已经不记得对方上次喊他师兄是在什么时候。

纪念唇动了动,眼神却是少有的认真。

“师兄,你上次的提议我答应你,想必你也看到我现如今的处境。”她捏了捏袖子,垂下眼睑。“还请你…能够尽快帮我安排辞职的事,那个男人是我上司,今天若不是你在场,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好怕…”

纪念语气微微的颤抖着,她没有落泪,没有祈求,眼中的恐惧却让他心中一揪,大学时期还还带着天真烂漫的美丽脸庞本该一直沉溺在艺术创作的满足中,却不知道何时已经开始为生活所烦恼。

顾南风无声的安慰着纪念,并没有过多的询问,当即打了电话给景胜煜让他处理刘奇峰。

两人没有过多的叙旧,顾南风也体贴的没有商谈工作上的事情,但是纪念知道,刘奇峰的工作已经不保了,想着对方近来的所作所为,她心底厌恶至极,能够让对方得到应有的惩罚,相比较而言,就算答应顾南风的工作要求好像没有很困难……

纪念次日回到办公室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时,没有发现刘奇峰的踪影,让她不免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平日里寒暄的同事们只是驻足观望,谁都没有上前告别。

纪念手里抱着纸箱,对着众人温婉一笑,毫不留恋的离去…她一直想过安稳的日子,若不是刘奇峰这个变故,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过换工作。

顾南风对她颇为照料,没有直接让她成为公司里易受排挤的兵,而是拿着她的作品进行正常的面试审核。

纪念足够优秀,她也足够自信,她也知道顾南风招聘她作为插画师和他们两人的师出同门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她凭借着炉火纯青的技巧以及饱满的情感人物毫不意外的被成功应聘,成为签约画家,而当她作品登上杂志版面时,更是有人提出高价收购原画。

而这些变数成功的让她意想不到,几个月以前她还是柯家盼着丈夫归家的金丝雀,而如今,她却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哪怕很多人看来不值一提,但纪念却已满足。

纪念住的小区里没有现代化的停车场,只有物业小区边上盖了简易的车棚近来天气不好,天总是阴沉沉的飘着朦胧细雨,惹人厌烦,纪念穿过花园时不小心踏空踩进湿泥里,惹得一身的狼狈,哪怕好脾气如她,心里也有些堵得慌。

偏偏祸不单行,刚刚走出花园,就看到单元楼下停的那辆熟悉低调的辉腾,也不知道多少次,她趴在柯家老宅二楼的阳台上,就盼望着它能够出现在转弯处。

而看到动作优雅,俊美如神祗般的柯慕辰从车上下来,一边的下属殷勤的给他打着伞,哪怕如此糟糕的环境背景,他面上依旧那么云淡风轻,而纪念却感觉陌生的恍若隔世。

纪念没有说话,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上沾着湿泥的高跟鞋,嘴角轻轻地扯了扯,从柯慕辰身边绕过,对方也依旧沉默着,跟着她走上逼仄阴暗的楼梯,在纪念即将把门拍在他脸上的那一刻挡住门,信步走了进去。

纪念弯腰脱下脏湿的高跟鞋,光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柯慕辰看着光可鉴人的地面,犹豫的停住了脚步,也脱下鞋。

在这寒冷的冬日里,地板从脚心传来的寒意也有些刺骨,好在客厅里铺了厚厚的地毯,倒也没有十分难忍。

柯慕辰十分自来熟的摸索到厨房倒了两杯热水,坐在沙发上看着纪念恍若无人般的忙来忙去,直到冒着热气的水逐渐冰凉,她才坐在柯慕辰的对面盯着他。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