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被留在雨中的人,

  • 日期:2019-03-25 11:38:20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秋野
  • 阅读人数:344

【第三章:被留在雨中的人】3-4 在雨中等人的图片「真的坐上来了呢。

」 (这就是上头所看到的风景吗?离天空好近,让人想伸手

相关搜索人在雨中等高台

去触摸。

) 随着列车不断向上爬升,望着湛蓝天空的夜这么想着。

「从底下看明明没这么高的……」 明日奈以颤抖的双手握紧护杆,不安地俯瞰地面如蚂蚁般渺小的人潮。

坐在明日奈前面的原,故意带着笑容回头解释道: 「这东西的时速高达150公里,堪称是国内最快的云霄飞车。

」 「不要现在卖弄这种知识!等等下去我一定狠狠踹你一顿。

」 「哦哦哦,终于要开始下降了。

」 坐在原身旁的秋野藏不住高亢情绪,使得明日奈心中的恐惧加剧。

「不要啦!都是你这笨蛋提议要玩这个的!」 「痛痛痛、别扯我的头发!」 「明日奈,妳不抓好吗?好像要准备下降了。

」 「来吧、来吧!」 「………………………………奇怪,也太久了吧?」 只见列车呈现九十度后迟迟没有反应,久到明日奈与夜都睁开眼睛偷看,直到云霄飞车上的广播系统突然响起: 『各位游客非常抱歉,因为技术上的问题,本设施必须暂停维修────』 「搞什么鬼啊!?」 列车上一阵譁然,游客们怨声四起,甚至还有人因此大爆粗口,就在这个时候广播补充了一句: 『──骗各位的~』 乘客们松懈的瞬间,列车以飞快的速度俯冲了下去。

「这么快就轮到你们了啊?好,我知道,贺赖跟我在中央广场这边休息,你们结束就和朔娜她们一起过来吧。

」 贩卖机在按了按钮后,吭吭一声落下冰凉的罐装饮料。

「想不到除了樱香,悠和你也不敢搭这种东西。

」 贺赖百无聊赖地点了根菸。

「可以的话我也很想治好惧高症啦。

」 坐到贺赖旁边的悠和打开易开罐,视线在来来往往的人潮中的逐渐失焦。

小悠小悠,一起搭这个吧? 哼!这个也不敢那个也不敢,胆小鬼! 「怎么不跟樱香一起去拍照?」 「…………不太想去。

」 悠和稍微握紧了铝罐,眼神蒙上一层影。

「……抱歉,我忘了。

」 贺赖识相地闭上了嘴。

「没关系。

」 悠和把一口气把绿茶喝完,并将铝罐压扁投进垃圾桶,忽然间一阵尖锐的叫声传到他耳里。

「贺赖。

」 「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到尖叫的声音?」 「游乐园嘛,有几阵尖叫也是很正常的。

」 「说的也是,不过怎么听起来特别凄厉。

」 「天晓得。

对了对了,去香子那边的成效如何

人在雨中原唱

?」 听到贺赖新开的问题,悠和一扫脸上的霾,挂着钦慕的表情回答: 「效果相当显著,香子果然是个非常优秀的人。

」 「那我就放心了,提拔后进一向是她的兴趣。

」 (太好了,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 「还不指望能够得奖啦,目前只是入围而已。

」 「这样也已经很厉害了,趁你还没被出路逼急前多多尝哇──!原你从哪冒出来的!?」 「我再也不敢玩云霄飞车了啦!!」 摊在地上的原紧紧抱住贺赖的腿,男儿泪在眼眶闪烁打转。

「是花田……我看到花田了。

」 秋野按着额头,全身无力的靠着一旁的路灯。

「小夜姐走慢一点,我的腿都软了……」 「别抱那么紧啦行人在雨中行走的描写,我、我也还在抖啊……」 搀扶在樱香身后的两人,同样全身瘫软的垂着头。

「朔娜也好想玩云霄飞车喔……」 「连秋野都变成这个样子,你们玩的究竟是什么!?」 贺赖脚拖着原站了起来,把菸拧在长椅旁的菸灰缸桶上。

「休息一下就准备走吧,这次要找个朔娜也能玩的。

原,你再不放手回去我就把你给绑在车顶。

」 「呜……呜呜……」 「是挺可怕的啦,但也不必哭成这样嘛。

」 站在鬼屋门口的原,盯着从出口走出来的一对情侣。

(鬼屋啊,这年头还有人会被吓到吗?」 「哼哼哼,这种静态的游戏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 这次换悠和站了出来,打算一雪不敢搭云霄飞车的耻辱。

「会怕的人可以待在外面等喔。

」 秋野也对明日奈露出挑衅的表情。

「谁会怕这种骗小孩的东西,这世上除了黑色小恶魔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吓到我。

」 「黑色小恶魔真的很恐怖──尤其是会飞的!」 听到那被诅咒名字的夜,害怕地心脏猛然收缩。

担忧朔娜的樱香弯腰询问道: 「朔娜敢进去吗?」 「嗯!朔娜有小麻在不怕!」 朔娜从背包里抽出一对兔耳,一只兔子布偶就这么被拉了出来。

「哈哈哈~朔娜真是个勇敢的,那叔叔就在外面等妳们囉。

」 「怎么了,贺赖你会怕吗?」 贺赖耸耸肩,转过身去仰望蓝天。

「说什么话,我可不想打扰年轻男女

在雨中的人简笔画

在鬼屋里的美好气氛。

」 「贺赖──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近乎哽咽的原,二度紧抱着贺赖不放。

「还不快给我放手!」 「走吧走吧,秋野你走前面。

」 悠和催促着众人赶紧进去,并且小力的将手贴在秋野背后。

「悠和,你不是说你不怕吗?」 「是啊,我只是想看你被惊吓的样子嘛~」 「要不要我把你挂在墙上当鬼屋道具啊?」 「笨蛋秋野走在前面,鬼都会被吓跑呢。

」 「这样就被吓跑还扮什么鬼。

」 一行人走在漆黑脏乱的鬼屋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铁锈味,四周也不时传来铁鍊和拖曳声。

「没什么特别的嘛?」 领头的秋野,从容地率众进到一间漆黑的房间。

(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作勇气。

) 昏暗狭窄的房间里,一条遭撕裂的手臂从天花板上掉到秋野面前。

「哦,做得还挺逼真的。

」 秋野满不在乎地将断手拿起把玩,手臂的手掌浮现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空洞的双眼紧盯着秋野。

「小子,把你的身体给我……」 「呀啊啊啊──!」 「哈哈哈~真有趣。

」 身后的夜吓了一大跳,秋野只是把手臂随便一扔继续向前进。

穿越房间后,一条布满血迹的走廊,一名带着曲棍球面具的电锯杀人魔,将看似游客的男子锯成两半,然后拖着他的下半身走进一间贴满警示标语的房间。

「那、那只是道具对不对?」 明日奈噙着泪,指着地上还在抽搐的尸体。

「当然,怎么可能会是真人。

」 神态自若的樱香咚的一声跳过路中央的尸体,松了口气的夜与明日奈正准备跟进,却突然被某个东西抓住。

「带我一起出去!!」 落在地上的上半身突然抓住两人的脚,腹部的内脏一股梦到在雨中找人脑地流了出来。

「拿走开、快拿走开!」 「去死、去死、给我去死!」 两人慌乱地猛踢猛踩,在强大的握力下却徒劳无功。

「这个做得比刚刚那个还逼真。

」 秋野将染血上半身从她们身上拉开,抬高观察溢出的内脏跟衣服上的鲜血。

「稻铁,别、别玩了啦!死者为大。

」 「死人才不会像这样缠着人不放。

」 「那么她又是什么……」 「嗯?悠和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差不多该出去了。

」 垂下眼帘的悠和,无视面前垂降下的十几颗头颅,不发一语的走了出去。

「没有

在雨中等人的图片

想像中的恐怖呢。

」 来到外头的原,看到摆放提供参考的鬼屋配置图,随手拿了一份来看。

「我看看喔。

」 入口处:雨伞妖    A走廊:无头妖    B走廊:长发女    中央房间:吸血鬼与骷髅头    出口处:狼人 (完全不一样啊!我们刚刚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哟!里头怎么样,恐怖吗?」 贺赖一看到大家出来,便带着笑意上前询问。

只见原头也不回,慌张的狂奔而去。

「我们赶快到下一个地点吧!」 「樱香转慢一点啦。

」 夜轻压住随风飘逸的青蓝色长发。

「嘿嘿,这样子才好玩嘛。

」 樱香见状更起劲地转动方向盘。

「转啊、转啊~」 朔娜则边拍手边唱歌,营造出和乐融融的氛围。

另一头的咖啡杯上,秋野也奋力旋转着咖啡杯。

「看我的!」 「为什么我要跟你们两个一组啊?」 翘着二郎腿的明日奈,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

「因为悠和不玩,六个人刚好分两边嘛。

」 原两手搭在杯缘,沐浴着清凉的微风。

「还有你未免也转太慢了吧?」 「说我转得太慢,不然妳来试试看啊?」 「这种东西靠的是技巧,让开!」 明日奈接管方向盘后,咖啡杯的确渐渐在加速,但她依然一副轻松的模样。

「哼哼,很厉害吧?」 「好厉害好厉害,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 敷衍了事的原翘起脚来往后一仰。

「是吗?」 明日奈松开方向盘,抬起原的右腿,失去平衡的原几乎快要摔了出去。

坐在不远处躺椅上的贺赖,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怎么又不和大家一起玩?」 听到贺赖这么一问,悠和放下手上的相机回答: 「你是幼稚园的吗?」 「看你的样子,又在顾虑什么了吧?」 悠和瞇起眼睛,视线扫过贺赖手里的竹筷。

「你不也在盘算什么吗?竹山。

」 「──哼,讨人厌的小鬼。

」 被看穿心思的贺赖,赶紧把手里的竹筷藏到腰旁。

「贺赖。

」 「干嘛啦?」 贺赖摇着所剩无几的菸盒,视线仍停在腰旁的竹筷上。

「好像又有惨叫声了。

」 「你听错了吧。

」 在游乐园内享用完简便的午餐,并将游乐设施全玩过了一轮后,大夥在中央广场里

梦到在雨中找人

稍作休息,天色也逐渐昏暗了起来。

「来,饮料。

」 「啊,太感激妳了。

」 累瘫在长椅上的原顿时振作,接过夜递的冰凉铝罐贴在额头上。

「呼~好舒服。

」 一只扮成绿色恐龙的吉祥物路过此地,看到朔娜便一步作两步跳了过来。

「小妹妹,要不要跟哥哥姐姐梦到在雨中找人们还有恐龙布布一起拍照留念啊?」 「是恐龙耶!」 一脸爱困的朔娜,眼神瞬间迸发出光芒。

「好啊,不过我们是她的父母才对。

」 原将手伸进侧背包里摸索相机。

「真年轻啊,那么就跟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们一起拍照好吗?」 恐龙布布伸出毛茸的大手,朔娜也从长椅上跳下跑过去握住。

「我们几个也是她的父母。

」 夜把原传过去的相机交到贺赖手上。

「欸?总、总之大家一起拍照吧!」 (大概是什么角色扮演之类的游戏……) 「那就麻烦你了,爸爸。

」 恐龙布布站到中央,摆出一贯的招牌姿势。

「不,我是她叔叔────唉,算了。

」 贺赖随意按了几下快门,将相机放下示意搞定。

「那么再见囉,年轻的父母亲们。

」 恐龙布布同过来的方式,一步作两步跳着离开。

「帮我看一下东西,我去洗手间。

」 秋野搔搔后脑勺,打着哈欠走进厕所。

贺赖把相机递还给夜,好让她们浏览照片。

「拍得不错呢,吉祥物也很可爱。

」 「妳可爱的定义在哪里,那根本就是四不像。

」 见布布走远后,悠和才忍不住吐槽。

「吼~吼~你们要不要跟恐龙可拉一起拍张照呀?」 另一只穿着粉红色恐龙布偶装的吉祥物走了过来。

「该死,这模样既蠢里头又热得要命……」 里头的西井以外头听不到的细小音量这么呢喃。

「这长得比刚刚那只还丑,叫酷斯拉是吧?」 这次悠和毫不留情的脱口而出。

(混蛋!刚刚已经说过是可拉了。

) 「听声音里头是公的吧,为什么扮成母恐龙?」 明日奈狐疑地瞪着恐龙可拉。

「…………想跟恐龙可拉拍照的就过来吧~」 在布偶里紧握双拳的西井,决定无视明日奈的质问。

(要说也给说是男的!还有这不是上次那个女的吗!?) 「又要拍照啊,这乐园的吉祥物还真多。

」 将双手甩干的秋野,从洗手间徐徐走来。

(稻铁秋野!?竟然会在这地方遇上这家伙,原来他带三个女朋友跟小弟来约会,可恨!实在是太可恨了!) 「仔细一看你跟刚刚那头长的还真像。

」 秋野贴近西井紧盯着看,吓得他步步后退。

「恐、恐龙家族都长得很像嘛……」 「朔娜要跟酷斯拉拍照!」 朔娜抓住恐龙的尾巴用力拉扯。

「拿给我吧,我再帮你们拍几张。

」 贺赖再次接过相机,等待大家摆好姿势。

「你们两个就站在我前面……」 西井退到排成扇形的众人后方,左手搭着秋野的肩膀,右手向天空高举。

(嘿嘿嘿,拍照的瞬间就让你出糗……) 西井的脚悄悄地移到秋野腿后,露出奸诈的邪笑。

「要拍囉──一、二……」 「哈、哈哈啾!」 就贺赖按住快门的前一刻,秋野突如其来的打了大喷嚏,后座力将身后的西井给撞进树丛里。

「哈哈哈~会是张好照片喔。

」 原猛拍流着鼻涕的秋野肩膀,忍不住笑了出来。

「来,卫生纸。

」 「哦……谢啦。

」 秋野不好意思地接过樱香递的卫生纸。

「酷斯拉呢,怎么不见了?」 朔娜四处张望寻找恐龙可拉,却没看到任何踪影。

「去你的!我恨这份烂工作。

」 一头栽进树丛的西井在可拉里头如此咒骂。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猜你喜欢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