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主角是寒秋落神的小说 《落神愿》 全文免费试读

  • 日期:2019-07-13 21:46:0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笑红尘
  • 阅读人数:157

落神愿 第二章 初见 免费试读

此时正值隆冬,寒秋刚过了六岁生日不久,寒秋来时单单一个襁褓裹着,没有四季蔽体御寒衣物,老住持怜惜他,把自己和已走僧人们的旧衣改了,做成一件一件的小衣裳,虽然样式老了些,但也总算得体干净。小孩子长得飞快,吃的也多,个子跟那雨后新鲜的草芽似的,一天一个样,老住持不得已总把衣服往大了做,这样也能多撑些时日,寒秋穿着大了不知几号的僧服,瘦巴巴的身子在里面晃荡着,虽说有几分滑稽也平添了不少心疼。老住持时不时带着寒秋去后山打些野果子摘些野菜,年纪大了走路不免颤颤巍巍,爬高上低的一天下来难免吃不消,在栽了无数次跟头后,寒秋就练就了轻轻松松爬树的本事,出家人,自然是不碰荤腥的,寒秋自然也不知道肉为何味,每天乐呵呵的跟在住持**后头往后山跑,现在他大了些,便不让住持跟着,经常自己一人去后山,日复一日的就算清贫也快乐着。

到底是年纪小,哪能坐得住,满是字的经书哪有满院子的花花草草好玩儿!那湖边一棵会跑的大葱实在有趣,本来想把它给拔了下饭吃,没想到这葱竟跟长了脚似的四处溜达!把寒秋耍的团团转,一捕一个空,好巧不巧的摔进湖里好几次,满身的泥水让他挨了住持不少骂,这可叫寒秋极为没面子,趁老住持打坐,今儿非要把这个大葱给收拾了不可!

刚下过雪的寒山寺多了几分禅意,寒山湖的水是热的,袅袅的水汽倒称得大葱极好看,翠绿翠绿的葱身直直的挺着,甚至还有了一个沉沉的待放的花苞,寒秋开心的直拍手,老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是白说的努力加餐饭啊!他在湖边悄悄的蹲下来,手慢慢的往葱根儿处伸,脏算什么饿极了连自己都啃!眼看寒秋就要得逞的时候,粹不及防的,大葱竟开始自己摇晃了起来,而且似乎越摇越开心。

这让专心想今天中午有好吃的寒秋吓了一跳,抖了抖差点儿又跌水里,四周也没风啊!怎么就晃起来了啊!大葱还成精了不成?寒秋有些害怕,但实在又想看看这大葱能搞出来个怎样的幺蛾子,索性蹲在湖边非要等个所以然。

果然,不久之后大葱不晃了,周围的水汽倒是越来越多,把整个寒山湖笼的雾蒙蒙的一片,三个时辰过去了,这大葱还是这副好死不死的样子的鬼样子,不过原先重重低着的花苞倒是昂起了头,看这迫不及待的样子,应该是快开了。

“我当有多大能耐呢!还不是虚张声势,绣花枕头一包草!”寒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自言自语道。

正当寒秋即将失去耐心,咬咬牙要把这棵诡异的葱拔了的时候,它开花儿了。

它在水里安静的醒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张开着花瓣,像是少女舒展着刚刚发育的身体,素净且不张扬,看的出来它在努力的收敛着自己的光芒和芬芳,可它的光芒却偏偏是最难以隐藏的,低调又放肆的从它的每一个纹路每一根上溢出来,要说这寒山的景色可是出了名的好看,可现在打眼看去唯有这花一枝独秀的美丽,满目山河的大气被一朵小花活活压了下去。这是寒秋字典里第一次对惊艳的概念,而他不知道的是,自此以后他所感受到的所有关于惊艳的东西,都是它给的。

现在我们已经不能称“它”为“它”了。

寒秋呆呆的看着,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认得月亮的那一天晚上,他被白色的月光着了迷,蹲在庙门口的葡萄藤下久久的望着,这可不是雪花那种惨惨的白,雪花白的太冷漠,白的太隔阂。仿佛伸出手去就会把已烧成熊熊大火的热情瞬间熄灭,冰凉的刺骨。月色却很白,白的有些发烫,烫的他浑身很暖。他想月亮是带了些米色的,但寒秋说这不叫米色,寒秋说这是漫天的白云朵里骤然染了几滴心头血,看不出来,却能感受得到。

寒秋心想这花儿应该就是月亮扎了几滴心头血给养成的,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绚烂,绚烂到能让他以为这是一片白月光裁剪出来的花样。

霎时云雾散去,一个小女娃踮着脚从水面上摇摇摆摆的走了出来。

这小女娃长得真是秀气,两弯细细的杨柳眉,亮亮的一双杏眼儿稍微向上挑,不凶,倒平添了几分妩媚在里头。不点而红的嘴唇和小鼻头一般宽,鼓囊囊的婴儿肥显得小脸儿圆圆的。黄白相间的花衣裳,露出两截儿葱白的手臂。领子上坠着两个祥云盘扣,打着赤脚气势汹汹的插着腰。

“哇塞!葱花精!”寒秋惊得一**坐在了地上,不住地往后退。

“葱花精葱花精你才是葱花精,都是葱花精!”小女娃两个杏眼儿忽的一瞪。

“那…那你是个什么东西…”寒秋不怕了,坐直了昂头反问。

“哼,我是这水仙花养出的精魄,还有这是水仙花水仙花,才不是什么大葱!没有见识的娃娃!”小女娃也毫不客气。

“切,没意思,又不能填饱肚子。”

寒秋翻了翻白眼,双臂一伸躺在了地上。

“我都好几天没吃饱饭了,本想着挖你这棵大葱—”寒秋抬眼看到作势要打的女娃,连忙说“—填填肚子,没想到竟然是一朵花儿,让我白费了那么大周折。”

“这又怪不了我,只能说你见识短。”小女娃轻哼了哼。

“对对对,我见识短,得,大姐,阿不,敢问小姐姐芳名?”寒秋趁她不注意迅速瞥了瞥嘴。

“落神。”落神把脖子昂了又昂。

落花声震有情人。

桃花酒醉无欲神。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