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老伯说:[休息的

  • 日期:2019-03-21 11:31:5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起疑
  • 阅读人数:1551

画塔罗牌(01) 画塔罗牌                                           老柏(2016.4.9策画) 前

老伯说:[休息的

言:四月一到水田里多插了秧,农夫忙起来,不过,现在乡下都使用机械了!年龄老化的农村,还是有很多人閒着。

靠年轻人出外打拼! 当农夫努力耕作时,田园诗人,巡行其间,写下优美灵气的诗章。

农村收入少时?就要从节检下手了! 开源节流嘛! 我开始画塔罗牌,先打草稿,或在笔记本里。

以后画在图画纸上。

影印,再上色。

慢慢来! 女儿叫我不要再写那种小说了,叫她羞于推介给她的文友们。

而画个塔罗牌可以说是,是一件可以传世的工作,无奈,我不是画家,画得不好? 我也不听她的劝。

因为我根本就不在写小说。

我小说里有我的深度! 第一章:乱梦 2016.4.06晚间10点多,电风扇传来细微的繁响,轰轰轰地叫着。

夹着阿玉的说话声,老伯很快进入梦乡。

刚才还嫌电风扇直接吹着自己的脚,自己的脸,带来不适。

如今很快就睡着了。

他回到25岁,1973年的嘉义吴凤南路上。

那里有一大片的黄麻田。

是一个早上,他和小舅子去田里放线,要捉青蛙。

钻进田里是幽暗的,封闭的两人世界。

好像雨下着。

但是不大? 蟋蟋索索的充满声音。

他还记得那些情

老伯说:[休息的

景。

如今又回到梦中来。

贩厝过去就是黄麻田。

很新奇的感觉!实在不应该去捉那些青蛙? 在那间楼屋,只住了3年就把它卖掉了。

人生,在当时是急速转动的轮子。

由于通货膨胀,房市一直大涨,压不下去。

因为能源危机,石油一下子涨了两倍。

楼刚推出时是卖17万,长最凶时是35万。

他29万买的楼屋,在65万卖出。

他还是可以感觉那种新奇?钻进去幽暗的田间,做一种奇异的冒险。

4月7日早上8点多,在李茶的店。

老伯抽了一张台湾塔罗牌。

这是每日一抽。

抽到的是:第16牌陈诚。

抽到这一张牌表示有一番作为!为台湾这一块土地。

但也要注意不要太劳! 易儿来磨楞伽的剑。

易儿说:[佛说:大慧!疑相者是说:得法善见之相,以这个不疑的缘故,断先前的二种身相妄想的缘故,疑法就不生了。

不于外道处起大师见解,只关注佛法之净与不净? 是名疑相。

须陀洹人初果所断。

是什么意思?] 老伯说:[我们如有学问的底子,一旦接触佛法就要拿

老伯说:[休息的

毕生的做学问方法来审度佛法。

不起疑就不是做学问的态度? 但是须陀洹是在净不净处起疑。

我的起疑是这一句法是否跟先前的那一句产生矛盾? 起疑的地方不同。

小乘不宜善法,却疑法干不干净。

这是他们的特点,不从理论去疑? 从修行持戒净不净去疑,是他们的特质!] 易儿说:[如以他们的习气来看,老伯您是不净的!] 老伯问:[为什么?] 易儿说:[您跟我上床呀!] [声闻没有能力对善法起疑,只照着善法接受!]老伯说。

又反问:[妳认为妳跟我是不净的吗?] [没有那种感觉?我们是相爱的!]易儿说。

老伯说:[小乘人不能从理论上去起疑,只能从净不净去起疑!] 易儿说:[知道了!] 他们对佛说的法不疑,但对佛的行为净不净,以及其他的修行人净不净很关心。

早晨的寂静是很美的。

一如生命中的寂静。

那年秋天刚好有一株芦花开在楼屋的左侧的空地里,迎着风,迎着明月,那种感觉至今依然,明明白白的。

不就是一种大自然的清静以及深远? 后来芦花不知被谁砍?空地

老伯说:[休息的

堆了一些竹子。

这些竹子是用来绑鹰架的!建筑用的!后来他们就坐在竹子上看黄昏的晚霞以及天空。

这一年他的薪水是从1364起跳,加上加班费,误餐费,大约1700。

而台湾经济开始起飞了! 那是蒋经国担任行政院长的时候。

刚因应能源危机后不久。

就是中东各国联合起来涨石油涨了一倍!经济就乱掉了。

物价跟着涨一倍。

后来薪水只好跟着涨一倍!但农村的牛,和米,被压下来! 追忆着往事,心是甜美的。

正想打小说,淑丽打手机过来。

是早上10点多。

[老公,我突然强烈的想要!您来接我,我们在公园门口等,去一家新开的汽车旅馆!]淑丽撒娇起来。

[好好!我马上到!]老伯不忍拒绝。

[我可以不可以去?]易儿过来问。

[这一次不要!]老伯说。

[喔?好!] 易儿没有坚持? 春天开始充满了鸟声。

庭院里的杜鹃花盛开,灵灵美美的带点春雨的忧伤。

这家汽车馆在郊外。

叫松鹤汽车旅馆。

一进入有一个管理哨,有一个穿一身黑的女服务生探出来问:[要休息还是住宿?住宿要下午6点以后才

老伯说:[休息的

进房!] [我们要开房间!]淑丽说。

[什么意思?]女侍很年轻不到25岁。

清清秀秀的!短发。

[住宿,下午6点才来!住宿1350。

休息3个小时500!] 老伯说:[休息的!] [102室!先付钱!]女侍冷冷地说。

车子直接开进去。

淑丽生气的说:[服务不好!] 102室的铁门已经大开,他们把车子开进去。

铁门自动下来。

有一个木制的楼梯。

他们换上拖鞋,挤了上去。

淑丽又开始撒娇。

整个人像没有骨头的靠过来。

一上来就看到一张大床,墙壁是红粹花的贴纸,床单是橘红色的。

坐在床上,可以看到电视,下面有一个洞,里面放着一台小冰箱。

有一扇门通向卫浴设备。

洗脸排,还有莲逢头的浴室。

小小的,没有温泉浴池? 简便多了! [这是一条龙!]淑丽说。

[什么意思?]老伯问。

[招揽大陆客的!]淑丽又说:[一个团拉过来,几乎是逛过夜市以后,隔天一大早吃过早餐,游览车又出发了!] [喔?是这样!]老伯说。

不可能每个团都住高级饭店? [我要先做!]淑丽把老伯推倒在床上。

压上来。

骑在上面,开始热吻。

恩恩叫着,分常满足! 老伯帮她脱掉衣物,她还是穿着失去英挺的旧奶罩。

整个胸部都是白花花的肉。

她有很不错看的橘球。

丰美欲滴。

[不要一直看!]因为老伯色瞇瞇的! [喔?]他握着她的肥腰。

[吻她!]淑丽叫。

[好!]淑丽的橘球还是甜美的? 淑丽一手拿着套子。

一手去找鸟,并且把他脱光。

急急忙忙地进去。

叫了一声痛,就软在上面。

[要不要我来?]老伯拍着她的背。

[不用!让它适应一下!好久没做了!]她挣扎着坐起来。

哀怨的说:[您以前没有这么大?] [是妳变小了!水管变小了!] 淑丽开始扭动起来。

浑身燃烧起来,忘掉我是谁。

上下的坐着。

[小说又写完了?]老伯问。

[领到稿费了!]女人有一点呼吸困难。

好久没做,节奏抓不准!又一直在反抗,不进入两人世界去。

摸完了橘球,下攻核。

女人开始呻吟。

[不要那么快!不要那么快!] 他才停手。

[您还记得春天和吉祥吗?] 是她小说中的人物。

[记得!] [因为销售得很好!彩衣叫我写续集!] [好哇!] 两人攻势放慢。

女人调整呼吸,渐渐进入两人世界的节奏中。

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相即相入!互相学习。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