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Chapter女主角,相关搜索新喜剧之王女主角

  • 日期:2019-03-21 11:16:2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女主角
  • 阅读人数:738

chapter 7-5 女主角 与其说是卧房门有效阻隔了外界的声响,不如说是从曙尹体内催发出的冰寒形成了巨大屏障,环绕于她身旁,为她拦截了所有感官资讯。



特种奶爸俏老婆

孑然一身的她进房前并未将灯捻亮,而是任凭黑暗抹去房内一切物品的色泽,仅留隐晦轮廓兀自宣示自身的存在。

见不着墙上的时钟,亦无法辨识手表内的指针前移的去向为何,曙尹只能间接从手中逐步失去热度的茶,感受到随着流逝而益发沉重彻骨的时间。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灵魂的屠戮,对肉体的煎熬。

何况这些全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身边没一个人有责任承下受她归罪的重担。

「……」曙尹轻轻将马克杯放到床头柜上,解下左腕上的手表,露出刻在手腕内侧的数条犯罪纪录。

右手来回以指腹抚摸凹凸起伏的疤痕,她闭上早已失去作用的双眼,以触觉清楚地感知到了毁灭的成形。

她想起了初遇辰曦的那一晚。

一群戏剧系学生群聚在校园一隅,肩上乘载着白银色的月光,淡淡夜色衬托出青春韶华所持有的挥霍特权。

辰曦蹲踞在暗处抽菸,烟雾缭绕,模糊了他那双纯黑深邃的明眸。

当时的他和现在不同,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目光炯然地凝望着他们。

似乎仅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曙尹恍惚意识到胸次中无法平息的骚动,脉动着积累在收不回的视线里。

嘴角酿着渐生的笑意,她率然走向辰曦,近距离打量他稜角分明的五官,立体、俊朗,敛下的眸光清澈温暖,略微蹙拢的眉毛看来像是在思忖着什么。

然后他抬起头来。

时至今日,曙尹心想,他的脸仍旧没有多大改变。

当初就习惯将浏海全部往后梳的他,现在也维持着这种模样。

唯一的差别只不过是少了副眼镜而已。

辰曦就是辰曦,和瞬息万变的朝霞不同,他的外表、他的个性、他的心——全都一如既往。

灿烂如昔。

『你啊,长得很像我们正在排演的故事的男主角。

』 没有预先设想的淡漠冷然,他的嗓音甜醇,投向她的柔和眼神里藏着一丝不甚明显的困惑。

『男主角是个什么样的人?』 黑发黑眼,蓄着胡渣,是个带着她找到梦想和动力的实习医生。

『他比我所写过的所有角色都还更有资格得到个好结局。

』 有些话她直到现在都没对辰曦说。

大二那年,自她笔下诞生的剧本里蕴含

漫威之召唤女主角

着无人能知的秘密怀想,字里行间被她夹入了因羞怯而不敢向外人诉说的想望,绚丽争豔有如锦簇花团。

剧中的女主角,是曙神话之我是传奇尹以自身为原型创造而出的。

——所以,她有义务为故事里的她走到最完美合适的止境。

『会给他一个好结局的,他和女主角都是。

』 她和辰曦亦是如此。

她会给他们俩一个好结局的。

- 「……喂,叶鸣?是我、在穹。

」 「在穹,你现在是一个人吗?身旁有没有其他人在?」 「没,我在我的卧房里作画,姊夫和姊应该不是在客厅就是在主卧室。

」他回望紧闭的房门,纳闷问道,「问这做什么?是要向他们隐瞒的事吗?」 「嗳,我、我也不确定,总之你先听我说——」叶鸣轻咳了声,口气里带着就算没碰面也能窥见的昭然悬心,「你对黄沐医生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在穹慢了好几秒才想起自己还没说话。

「他……」喉结反性地颤动了下,他迅速改口,「妳先说。

」 「『——太小看别人了吧?』」 「啊?」 「『要是现在就告诉你们答案的话,就不好玩了,不是吗?』」 在穹哑然瞪向画布,呐呐低语:「在这两句话之前,他感觉起来是个随和宽厚的人。

」 「我也是这么认为,看来他是到最后关头才一不小心露了馅的。

」 「可是……难道妳认为他伪造了曙尹相关搜索新喜剧之王女主角姊的检验结果吗?可是连姊夫都承认馀辉是不存在的人了。

」 「不,请黄沐医师为曙尹小姐做检查的人是我,我不觉得他和辰曦先生凭空杜撰出了流产的事。

」话落,叶鸣陷入奇异的岑寂,渊默多时才听见她干巴巴地开口,「在穹,你试着想想看,如果三年前是真的有人闯入你家,还打伤了曙尹小姐呢?我的意思是,我明白不可能有人抢走馀辉,抢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但……或许——」 登时,一簇火苗窜出在穹的内心底盘,逶迤延烧着燃出一条星火不绝的赤红火蛇。

「或许姊对当天的印象并不全然是幻觉,也不是为填补记忆空缺而无中生有出的想像。

妳想说的是这个吧?」 「嗯。

」叶鸣压低声量,幽幽接着说,「我敢保证黄沐医师必定知道、且刻意掩盖一些我们不晓得的内幕,秘而不宣地打

boss直聘广告女主角

算等时机成熟,再利用这秘密达成他的目的。

」 「但他是怎么得到这秘密的?还记得他在进入姊夫病房之后说的话吗?他说『没想到辰医师竟然还记得我』这不就代表他们俩即便是同事,关系也不是非常紧密吗?」 「也许不用和辰曦先生特别亲近亦能得知这些事。

别忘了,这可是连你姊和姊夫都不甚知悉的事呢。

」她说,「明天十六号是我大学的开学日,要到晚上七点之后才会有空。

到时若你能腾出时间的话,就陪我去医院调查一下吧。

」 在穹眨了眨眼,「好,就这么办。

」他停滞片刻,徐缓地吸了一口气后续道,「那个……姊夫要我转话给妳,是跟曙尹姊相关的事情——」 - 将他带回单人病房的男护士似乎一直在回避他的目光,在开门、倒水和检查点滴的同时,仅仅透过肢体语言就把嫌恶跟烦闷传达得极度透彻,显豁自然地彷彿藐视病患也是其职责的一部份。

「江先生,你的药。

」男护士将药锭放入他掌心,边说边踱至一旁,百无聊赖地拉开百叶窗的窗帘,「需要帮助时可以按护士铃,我们会过来替你处理的。

」毫无抑扬顿挫地说完这句话,他把手插进护士服口袋,兀自叹着气离开了。

门被关上,病房内所有物品全沦陷在步履凝固的时间面前;太过沉重的寂静扬起了高耸厚实的声浪,摇晃动荡着拍打在江永杰的背上。

他驼着身子走到床畔,慢条斯理地掀开被褥坐下,眼睑几近闭合。

对他来说,世界只剩扭曲晦暗的残缺影,不具名的麻木攀爬上脊椎,在那儿结出一张特种奶爸俏老婆又一张讪笑嘲讽的脸,咯咯窃笑着吐出腐蚀性的唾沫。

脑袋里,语言表达能力早已被他遗弃在满布灰尘的肮脏角落,如今强势殖民他心神的,是持续了多年都未曾放弃武装统治的恼人回忆,千丝万缕地上演一场无人指挥的凌迟。

主治医师开给他的药物在回忆身前吓得不敢动弹,怯懦地将药效牢牢锁在外壳包复之中。

偶尔,在一觉醒来后瞥向外头,看着透过窗户望进室内的清亮晨光,会有那么一小会儿,他能瞧见被啃食得残破不堪的记忆边缘,分辨出现实与虚幻间的差别,知晓自己现在该做或思考哪些值得为人注意的事情;但在大多数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理解他是哪儿出了问题。

每当他举起手凝睇十指,又或是站到镜子前端详囚禁在透明玻璃后方的形影,他几乎没法认出这是属于他,属于江永杰的身体。

有些东西原本归属于他。

药物将它们的识别证全没收进口袋里了。

他没办法叫医生们把它们还来。

在这儿,没人听得懂他的表情和话语;镜里镜外,同样皆是和外界了无联系的幽闭空间。

况且有些道理就算不明讲,他依旧能够从回荡于体内的深层悲鸣中体会到。

——有些东西纵使归属于他,他也注定一辈子都找不回来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猜你喜欢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