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小说《活人寿衣》江左任雪全文免费阅读

  • 日期:2019-07-19 22:52:4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学不乖
  • 阅读人数:977

活人寿衣 0017.失踪 免费试读

“小雪?你在哪?”

床上只有解开的手铐脚镣,而我的妻子却不回应我的呼唤。

看看窗外,天色已彻底黑了下来,拿起新买的手机一看时间:

电话还在不停地响着。从来电显示上我看到是局里打来的。

“江左!赶快回来!”刚一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便传来张局的喝斥。从语气中,我听出局里一定是出事了。

张局名叫张毅伟,是我的顶头上司。他已快到了退休的年纪,但依然精力充沛的奋战在工作岗位上。

平时,张局对手下很严厉,但我们却都服他。听说他年轻时曾破过不少大案,是兰京市我们这行的明星。

也许小雪已经先回单位了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我的妻子并没有回到局里,张毅伟见到我问出的第一句话,便让我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江左!任雪在哪!”一见面,张局便语气严厉的。

但今天不一样了,张局的话中明显带着质问和责怪的语气,而且事情显然和任雪有关。

“小雪?”听到张局的问话,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她怎么了?”

“你还问我!”张局生气的转过电脑屏幕,在上面正在播放一段监控。

在看到的一刹那,我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因为,上清晰的出现了小雪的身影,而她,正将一具尸体推出停尸间!

“她…”我呆呆的看着中那熟悉的身影,脑海里一片混乱!我万万没想到,小雪竟然做出偷尸体的行为!

要知道,我们单位停尸间里的尸体,可都带有证物的性质!小雪这样做,后果极其严重!

“你不知道她在哪?”看到我的表情,张局一眼便看出我并不是装的,我是真不知道任雪在哪。

看着我呆呆的点了点头,张局揉了揉紧皱的眉头,向我身后指了指说道,“这三位是省里来的法医。跟你算是同行。你把今天上午那女孩的情况向他们详细说一下。”

这时,我才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三个人。他们坐在门口的角落里,没发出一丝声响,难怪我刚一进屋时并没有发现这三人的存在。

在我刚加入法医队伍时,我被分配到了省侦查局。但由于兰京市案情多发,每次从省局调人又太繁琐,是以在得知我成绩优异后,张局便把我借调到了兰京市。

按理说,局里的法医不能少于三个,因为不能独立出鉴定书。但限于人手不足,而我又在工作上表现卓越,所以在目前的单位中,法医只有我一个。

今天早上的那具神秘女尸,显然已被张局列入大案之中。在看了我的验尸报告后,他并没有草率的质疑报告中的疑点,而是直接向上汇报请求专家援助。而门口这三个人,正是省里派来的专业法医。

“江医生你好,我叫王宏。”当先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向我介绍到,“这位是李响李医生,这位是宋周斌宋医生。现在我想请你详细介绍一下那具女尸的情况。”

这名叫做王宏的男子很客气,但从他的语气中我却听出了一种毋庸置疑的命令。

“哦,好的。”心乱如麻的我并没有计较这些,现在小雪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心神,哪有心思再去想人家语气怎样?

“尸体很奇怪,我从表面,内脏,眼球等不同方向分析死者的死亡时间,但得出的结论却天差地别。”我开始向他们介绍情况,“从尸僵状况来看,死者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凌晨三点以后,但从她的内脏来看…”

“好了,这些不是重点。”我话刚说到一半,王宏便打断了我,毫不客气的说道,“说说你从她脑袋里取出的那枚…珠子吧。现在珠子在哪?”

“珠子?我已经移交证物室了啊。”他们是冲着珠子而来?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小雪将那枚珠子放进了证物袋。

难倒…小雪不仅偷了尸体,还偷了那枚珠子!

“是你亲自去交的?”王宏的下一句话便点中了问题要害。而我,在面对这句话时,竟无言以对!

“任雪是你女朋友?”看到我无法作答,王宏显然已经猜到了结果。他开口,“你可曾发现她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没有吧…”除去偷尸体外,突然要结婚算不算异常?此时,我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这王宏所问的问题以及他的语气…怎么不像是个法医?

“您…是法医?”我小心的。

听到这话,王宏笑了,给出了一个让我无可奈何的答复:“我说我是。”

“我们查到,你和任雪在今天下午分于兰京登记结婚。你们去了哪?”王宏继续,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受审的嫌疑人。

面对这种…审问,我皱起了眉头。

“江左!回答问题!”张局在看到我的样子后突然说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上面!”

听到这话,我看了眼张局。我惊讶的发现他在语气严厉的同时,还在向我使着眼色。我明白,张局语气严厉的背后,是要保我。而王宏等人,显然也不是什么法医。

“我们回家了。”我说道,“今天早上起的太早,我们到家以后就睡了。在我睡觉时,小雪不见了。”

“你确定你不知道她在哪?”王宏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不是你的老婆吗?”

“我不知道。”我老老实实的说道,“如果你们知道,请告诉我。”

听到这句话,王宏沉默了。他死死地盯住我,似乎是想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一些蹊跷。

看着他的双眼,我没有移开目光,而是迎了上去。笑话,经过老家那七天的锻炼,老子连鬼都不怕了还怕跟你比瞪眼不成!

也许是发现从我的眼神里看不出什么,王宏转移了目光,看着我手上的戒指说道,“结婚戒指?戴错手指了吧?”

他怎么知道这是结婚戒指?

“戒指不错,好好保存吧。”王宏笑道,他的笑容让我感到很阴森,“说不定,这是你以后唯一的念想了。”

“你什么意思!”我终于爆发了。站起来指着他大声吼道,“小雪是无辜的!在事情查出来以前,**别血口喷人!”

看到我这个样子,王宏又笑了。这一次,我却感到他的笑容有着戏耍的意思。仿佛他就是想要激怒我而并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又没说她犯法了,你急什么?”只听他笑道,“但她干的事,我相信你也想要查清楚来龙去脉不是?”

我是想查清,但…那是我妻子啊!

“大道理我也不跟你讲了。”王宏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也是个明白人,既然说要查清事情的真相,那该配合的你还是要配合。”

说道这里,王宏看向张毅伟说道,“张局,给我一张搜查令。”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