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茅山弃徒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左道陈张双娴小说完结版

  • 日期:2019-07-19 22:52:27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勾嘴笑
  • 阅读人数:471

茅山弃徒 第19章 挑衅 免费试读

不过在他扑的那刻,舌头就缩了回去,的身体有层保护膜,这种膜层是保护鬼体的,在与人缠绵的时候,鬼体不会给女人身体留下痕迹,因为这是梦里。

接下来的一面,令左子羽大为惊讶,他是第一次看到男女做那种事,虽然是人鬼,但他还是看的心脏加速,呼吸沉重,里面的画面一直在翻滚接吻,林美腴更是抱着鬼的脑袋,一阵猛吻,不肯放手,一定要把口中的黄符送入对方口中。

她也不急,先跟对方亲了再说,免的对方起疑。

翻滚了一阵,当把符粒吞下去后,林美腴立刻睁眼,快速默念咒语,阴阳镜里面的画面顿时变为空白,她醒过来了,自然消失。

“我把符给它吞下去了。”很快,林美腴打开门,走了出来说道。

左子羽没有接话,转身走到墙壁,把灯开了起来。

“怎么样?”林美腴跟在**后面说道。

“行了。”

“你不是说,你会用手机拍下来吗?”林美腴接着说道。

左道陈将苹果手机递给她,走到沙发坐了下来,林美腴拿着手机,瞪大眼睛走来,“哇,你怎么做到的。”

左道陈没有接话,半分钟方才开口,“回家睡觉吧。”

“啊。”林美腴神情诧异,转而说道,“就在这睡吧,我相信你。”

“那也行,想防止侵入你的梦中,就用黄符贴在天灵盖。”拿出黄符递给她,侵入女人的梦中,都是从天灵盖入门的,只有这里才能进入女方梦中,别的地方不行,因为梦在大脑里。

对方接过,微笑说道,“谢谢。”

符粒进入鬼体,需要几天消化,不然无法追踪,这几天还得闲着。

林美腴给左道陈安排了一间靠窗的位置,进入房间,左道陈贴上黄符,再那着太极八卦镜,对着窗户的月光,将八卦一分为二,一道月光从月亮射下,穿过八卦镜射在贴在门缝的黄符,顿时黄符泛着荧荧的黄光,经过增威的黄符,专门克鬼,左道陈之所以这样做,是怕晚上进来,给自己一刀。

干完这些,可以安心睡觉了,房间里什么都有,空调床被子,什么都有。

林美腴不用做这些,不会伤害她,只会侵犯她,所以不用担心,这个能凭空移物,这是个异能,要不是左道陈的敏锐直觉可以感言到鬼气,之前早被它砍死了。

睡到第二天,左道陈早早起床,操练完早课,方才离间,出来并没有发现桌上有早餐,林美腴跟张双娴不一样,这个有些懒,他也不指望对方给自己做早餐,能不任性点就算不错了。

离开公寓,左道陈要自己去买早餐服侍这个女人,可这里比较偏僻,周围根本没有早餐店,幸好他们茅山弟子都是静心之人,徒步对他们来说是件享受的过程。

他今天起来的比较早,五点醒来,五点半操完早课,出来徒步一小时,走到有买早餐的地方,他没给林美腴买,原因是想到她会照顾自己,之前她就一直住在公寓,早餐自然会做,自己要是帮她买回去,说不定已经冷掉了。

七点四十回到公寓,发现林美腴还没起床,课堂什么都没有,早餐也不准备,这女人真是可以,嫁人过日子肯定不行,只有别人服侍她的份,没有被服侍的运气。

在客厅里打坐到十点,她才抓着头发出来,有钱人就不是一样,出现就是洗头,整理面容,左道陈,她只看了一眼。

等到她忙完,左道陈差不多要出去吃午饭了。

“对了,今天我起来的有些晚,你早餐吃了吗?”

“吃了。”左道陈瞥了她一眼。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一直饿着呢。”对方还在走来走去的整理头发,边整理边说,“等下我给你做午饭吧。”

左道陈本来想说不要的,想想还是算了,她毕竟是个陌生人,没必要跟她怄气,她懒是她的问题,自己杀了离开就是。

在她做午饭的时候,左道陈拿着轮盘下楼,到地面去看看,这会不会躲在地底下,白天用铜钱剑没有效果,铜钱剑需要晚上才能使用,大热天没有丝毫感应。

下楼四处走了走,轮盘没有转动,指向的位置,是在偏左上头,指头一直转来转去,指定的位置不明确。

这个会隔空移物,应该还有别的本领,自己得小心才行,只要没有阳光的地方,它都可以控制东西来攻击自己。

走到角落,敏锐的直觉突然令他感到天灵盖发凉,抬头一看,只见六楼上空掉下来一张沙发,正朝自己脑袋掉下来,看到这情形,左道陈立刻横移,沙发瞬间落地。摔四分五裂,直接残废,成了。

左道陈知道,这是那个搞的鬼,很多保安人员走了过来,抬头上看,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了一会就一起走了,上楼去。

他们走后,左道陈耳边清晰听到一阵奸笑,得瑟的笑,左道陈本想出口大骂的,想想还是算了,万一被人当成就不好了。

的笑声很寒栗,充满了萧瑟,听上去令人打悚,但左子羽是茅山弟子,这些对他没有影响,想要暗杀自己,是一点可能都没有,它自己吞下了追魂符,等到消化了后,自己就可以追踪它的位置。

左道陈没有多待,抬头看了看,转而离开远处,回返公寓,进入林美腴的家,发现她已经把午饭做好了,看到她系着围巾,在厨房忙和的样子,令左道陈想到了张双娴,女人忙碌的样子真的很美。

“回来了,吃饭吧。”林美腴微笑说道。

左道陈微笑走了进去,开始吃饭,她也忙的差不多,正在解围巾,准备吃饭。

饭打好,林美腴边吃边问,“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左道陈没看她,说了一句。

林美腴见他没心情回答,便闷闷不乐闭上的嘴,低头继续吃饭。

吃完饭,一整下午,左道陈都在公寓里逛来逛去,走来走去,天台去的次数比较多,为了杀掉,他基本不休息,在林美腴的公寓留下一道感应符,就没有回去过,原因是没有去公寓,自己没必要回去。

下楼,查看了下的问题,这公寓是分八个端口的,以八卦建造,格局是很不错,中央也有一面湖,使得这公寓就像一个太极八卦,按理来说不应该有,这到底那里出了问题呢?

想不通,左道陈也不着急,抓到问问就知道了。

晚上吃完晚饭,左道陈开始用铜钱剑追踪去除,可惜追魂符还没消化,只能作罢,鬼的身体消化东西是很慢的,因为她们体内没有消化液,但也不是一点都没有,只是比较少,消化起来比较困难。

到了九点,林美腴过来发问,“今晚,我们还在这里过夜吗?”

“回去吧,免的被它纠缠。”左道陈说道。

他已经看错这里公寓的地势,公寓的呈现八卦形式,外面的是不可能进得来的,唯一一种可能就是,这在公寓建造起来就在这里,在楼下,左道陈仔细看过这里公寓,看其样式应该建造起来不到两年时间。

公寓是八卦形式,那就出不去了,它只能一辈子待在这里,所以离开不怕它跟踪。

“回去很远啊。”林美腴大为不乐意,她比较懒,能少动就少动。

“那在这里也可以,贫道是无所谓。”左道陈看了她一眼。

“你别老是贫道贫道的,我都听烦了。”对方走来,嘟嘴不乐意。

左道陈没有在意她的样子,看着她走到自己旁边坐了下来,刚坐下就听到的尖锐笑声。

“是啊,我也听烦了。”发笑说道。

“有本事现身。”左道陈站起来,抬头左右查看,林美腴也缩着肩膀,站了起来。

“臭道士,我只不过想玩个女人,你干什么挡我。”

“人鬼殊途,你乃是罪恶之鬼,贫道一定要除。”左道陈高声发话。

“哈哈!”它一笑,公寓里的灯开始亮一下,关一下,使得房间很恐怖。

林美腴则更加害怕,缩着肩膀抓着左道陈手臂,左看右看,暗一下,亮一下的房间,令她感到很不自在。

就在它接着笑,左道陈忽然感到身后传来浓重鬼气,直觉有感,立刻抽出紫色桃木剑,挥舞起来,在鬼气距离自己三米处一甩,三道白光从桃木剑剑刃飙出,击中对方的鬼气。

紫色桃木剑,乃桃木剑中极品,月光剑气,一击中鬼气,对方身体立刻现身“饿~~~”大叫倒退了出去,身体撞上远处的窗户,见此情形,左道陈立刻将紫色桃木剑立在自己身前,对准心脏刺去,这种良机不把握,那再也没有,一旦刺中对方必定三魂七魄尽散。

可惜在剑头距离心脏十公分,对方缩身,化为红色蝌蚪,往上头飞到左道陈脑后,左道陈也不去恼怒失去良机,立刻转身,拿着紫色桃木剑旋转,旋转十圈,身体原地一转,桃木剑指去,一道白光从剑头射去,击中红色蝌蚪,对方又是“饿~~”大叫。

红色蝌蚪落地,化为鬼体,对方回头凶狠看了左道陈一眼,转而再次化成红色蝌蚪快速离开,离开之后,说了一句话,“臭道士,我一定要死无全尸。”

“贫道等着你。”左道陈高声发话。

经过这一战,应该受了伤,紫色桃木剑需要二十年成形,杀鬼更是法中法宝,威力惊人,对方鬼气已损,过几天等到追魂符消化掉,追踪对方,趁对方鬼气萎靡之际,下手追杀,应该不是问题,眼下时间成了问题。

“它,它,它走了吗?”林美腴站在原地,发抖抽蓄。

“嗯!”将紫色桃木剑,抓在身后,走来点头,左道陈能感觉的到,已经走远了,敏锐的直觉感觉不到的靠近。

“怎么办,它说要杀你。”

“放心吧,它不是我的对手。”左道陈微笑说道。

虽然她很害怕,但关系的成分很大,左道陈心感到很,所以冲她微笑。

“为什么不能一次把它除掉?”林美腴眼神中尽是害怕,嘴唇已经开始发抖了,懒的人,胆子都小。

“这个,可以飞,能化成鬼蝌蚪,这是个问题。”走到旁边,坐下来说道,现在公寓里的灯已经不再一闪一亮了。

“鬼蝌蚪?”对方走到左道陈旁边,坐了下来。

“就是鬼化成的一个蝌蚪,跟青蛙小时候一样那种。”左道陈扭头说道。

虽然从小在山上长大,但蝌蚪还是见过的,后山烂泥沟里一大把,什么田螺啊,多的是,小时候经常去抓。

“是不是一团虹光,跟里的那样?”

“不是,它这个鬼蝌蚪是有眼睛的。”跟解释没用,林美腴就是知道了,对她也没什么作用,左道陈没了解释的心情。

她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左道陈趁机站起,“早点睡吧,记得把符贴在天灵盖。”

“好。”林美腴也微笑站了起来。

各自回了房间,左道陈又把符贴在门口,以防偷袭,不过它已经中了自己的紫色桃木剑剑气,能力应该会大减,过几天追踪到它的行踪,再过去灭了它。

对于,茅山没有一个人是会手下留情的,更何况,左道陈非常讨厌这个,刚刚它说要让自己死无全尸,令他很是震怒,一个胆敢对克制它们的茅山道士口出狂言,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不过左道陈知道,这是的吹牛话语,没有那个鬼敢跟它们的克星对着干的,刚刚完全是被左道陈打伤,一时震怒说出来的话,不用在意。

要是知道的生辰八字和名字,立刻把它揪出来碎尸万段,还敢吓唬我。

完成房里的安全措施,左道陈开始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按照惯例,操行早课,六点钟完成,醒来的时候发现林美腴还没起来,还是在睡觉,昨晚吓成那样,是应该好好睡一觉,左道陈也不打扰她,洗漱出门吃早餐去。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