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我的驱鬼天师男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莫小雨苏凡小说阅读

  • 日期:2019-07-14 17:32:5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墨染曦
  • 阅读人数:433

我的驱鬼天师男友 第二章 招鬼游戏 免费试读

我叫莫小雨,就读于上京市的中杭大学美术系,今年大三。

我们学校美术系的课时比其他系都要少很多,而且大多是出去写生,一星期也没几个课时,所以,我们的业余生活全都是靠着自己来挖掘的。

前天晚上,姚艳踩着她那双十二公分高的Daphne从外面回来,就开始将我、杨琪和陈娇都拉到了她的身边坐下。

她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小声地说道:“你们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现在是科学社会,怎么会有鬼嘛?”

听到姚艳这样一说,旁边的陈娇就马上表示不相信。

“你还别不相信!”

姚艳看着陈娇,问她道:“那你想不想开开眼界?”

“这个…”陈娇见姚艳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竟愣住了。

“那你说啊!”

我和杨琪则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示意姚艳继续说下去。

姚艳小心的朝着四周瞟了瞟,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知道一个可以见到鬼的办法哦!”

“真的吗?”姚艳的话音刚落,杨琪便马上一脸好奇的将姚艳的话接了过去。

看到杨琪的反应,姚艳满意的勾了勾唇,接着说道:“当然是真的,这方法,是我刚刚向一个学过法术朋友请教,她说好多人都试过,而且百试百灵,她还说,把鬼招出来以后,只要诚心诚意的向鬼许愿,鬼就一定会帮你实现愿望哦。”

“还能向鬼许愿?这,靠不靠谱啊?”

看着姚艳那一脸兴奋的表情,我有点半信半疑,毕竟向鬼许愿,这也太扯了。

“肯定靠谱啦!只要是在阴气很重的地方,这个方法就一定会灵验的,等它帮我们实现愿望之后,我们再买些东西去祭拜它就行了嘛。”

听到我的质疑声,姚艳有些不满。

她继续说道:“刚好我们学校就有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后山的槐树林里经常闹鬼,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吧!那地方就挺合适的,要是不信,我们明天晚上就去试试啊!”

听到姚艳说起学校后山那闹鬼树林,我的心跳蓦地漏了半拍。

只要是在中杭大学待过一个学期,对八卦感兴趣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地方的。

闹鬼树林,其实就是学校后山的一片槐树林。

只是因为里面发生的灵异事件太多,大家才在私底下称其为闹鬼树林。

我对闹鬼树林的了解,也都是源于同学之间的传说,和贴吧上时不时出现的“某某同学经过后山槐树林里听见了凄厉惨叫声”“某某同学在后山森林外看到了奇怪的鬼影”之类帖子。

据说刚开始,闹鬼树林并没有纳入中杭大学的版图,后来在学校扩建的时候,一个女生在晚上被几个饥渴的民工拖到小树林里污辱致死。

后来,那几个民工竟然在几天后的晚上暴毙在小树林中,死状极其恐怖,之后那里半夜经常有各种惨叫声。

从那以后,闹鬼树林之说才开始在学校里流传。

后来,学校的一个男学生和自己的任课女老师相爱的事情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给学校的名誉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校长为了保住学校的名誉,通过一些途径在学校散布流言,两人受不了外界那些难听的流言蜚语,殉情于闹鬼树林中。

听说当时那位女老师还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两人死后不久后,那位校长就失踪了,最后是在闹鬼树林中找到了他的尸体,却是一具无头尸。

还有就是一个学校的一个校花级别的美女,被富二代男友玩大了肚子以后抛弃了,之后,受不了**的她,便去了闹鬼树林里上吊自杀。

学校就经常看到飘荡着的白影,弄得人心惶惶。

据说后来校方还请过高人指点,将那个女的吊死的大树锯断移走了,还做了场法事,此事才算是暂时平息了下来。

但是,关于闹鬼树林的种种诡异事件,便开始流传开来。

听说运气不好的,还能看到树林里面飘荡着白色的身影,听到和各种各样的惨叫声,甚至还有婴儿的哭声。

我的胆子虽然不小,但听说是要去闹鬼树林,心里也开始发虚。

虽然我没去过那地方,但是贴吧里时不时出现的帖子和照片,却也在证明着闹鬼树林这个地方真的很邪门。

姚艳见我们犹豫,马上摆出一脸不屑的表情,朝我们鄙视道:“切,你们听到是闹鬼树林就吓得不敢去了,真是一群胆小鬼啊。”

姚艳的话音刚落,杨琪就一下子站起来,对姚艳不甘示弱的吼道:“去就去,谁怕谁啊!到时候谁退缩谁就是小狗。”

听到杨琪的话,我不禁满头黑线,姚艳那么低智商的激将法,她居然也能上当。

但是杨琪去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去,陈娇胆子最小,她当然是不停地拒绝,但是她的意见,我们通常直接无视,这次也不例外。

就这样,我们便决定了明天晚上十二点,和姚艳一起去鬼森林里玩招鬼游戏。

第二天一早,姚艳便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直到晚上十一点,姚艳才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回了寝室。

她换下了那双Daphne,穿上了一双被她压在了箱底三年的运动鞋,就开始催着我们换鞋,去玩那个招鬼游戏。

在姚艳的夺命连环催之下,我们也都换好了鞋,跟着姚艳,四人亦步亦趋的来到了学校后山那闹鬼树林外。

这地方安静得很诡异,甚至连虫鸣蛙叫声都没有,在夜幕笼罩之下,这整片树林阴森森的,如同蛰伏在大地上的怪物。

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错觉,刚走进树林,我便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紧盯着我。

我开始感觉到后背涌上了一阵寒意,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些。

一双手便猛地缠上了我的手臂,我的心突地一跳,偏头就看见了陈娇那脸色惨白的模样。

看着陈娇这样子,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拉着陈娇,紧跟上杨琪和姚艳的脚步,继续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好了,我们到了。”

走了好一会儿,前面的姚艳终于停下了脚步,她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了地上。

我暗暗松了口气,发现脸上很是冰凉。

我抬手一摸,才发现我的脸上、额头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这时有一阵凉风拂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姚艳先是拿出了一个打火机…

“呲呲…”

小树林里安静得近乎诡秘,让人觉得莫名的压抑,只有打火机中电火花的摩擦声,在小树林里显得特别清晰。

随着“啪”的一声,树林里出现了一点火光。

我看着在打火机微弱光芒的映照下,姚艳那张带着兴奋和紧张的笑脸,心里感觉怪怪的。

“杨琪,快把袋子里的那些蜡烛拿出来。”

姚艳打燃了火,便叫杨琪去找蜡烛,杨琪在那个黑色塑料袋里翻了一会儿,手上就多了一大把白蜡烛。

姚艳忙从杨琪的手中扯出一根白蜡烛,迅速的在打火机上点燃。

蜡烛的光芒显然比打火机要强得多,只一根就能让我勉强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这里和其他树林里的环境差不多,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木。

但是在姚艳的身边,却有一个很大的树桩,树桩的表面十分平滑,看样子应该是被人锯断的。

看着那木桩,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关于那个校花上吊自杀的传说。

当时那个校花死后弄得人心惶惶,学校的处理办法就是锯掉了那棵她吊死的树。

我看着姚艳身边那个被锯得平滑的树桩,顿时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心处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头皮也开始一阵阵的发麻。

“小雨,你,你怎么了?”陈娇拽了拽我的手臂,她的声音也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对陈娇说道:“没事儿,只是看得有些入迷了而已。”

说话间,我再次朝着姚艳看去。

只见姚艳以树桩为中心,在树桩周围的八个方向上分别插上了点燃的白蜡烛,而在那树桩上,正摆着一个白色的瓷碗。

我带着陈娇慢慢的朝着那树桩移了过去,到了树桩旁边。

我便低头看向了那个白瓷碗,只见那白色的瓷碗中装了些半生不熟的米饭,米饭上还撒了些土褐色的粉末。

我刚想蹲下身看清楚那些的粉末到底是什么,姚艳和杨琪便跑到了我的身边。

姚艳一把拽着我蹲在了树桩边,陈娇因为一只抓着我的缘故,也被拽了下来,姚艳身旁的杨琪也跟着蹲了下来。

姚艳便闭着眼睛念叨着一些我们完全听不懂的语句,念完后迅速从她的头上拔了一根头发放进了那个白瓷碗中。

杨琪见状,也拔了一根头发放进了碗内,我和陈娇也只得分别拔了一根头发放进碗中。

我们都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瓷碗,小树林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里,只有我们那剧烈的心跳声在小树林里回荡着。

“咚咚、咚咚…”一声又一声,敲击着我们此时已经极度紧张的神经。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