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诡局》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许林杨舒小说全文

  • 日期:2019-07-13 23:24:17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勾嘴笑
  • 阅读人数:363

诡局 第八章 金花诈尸 免费试读

昨天早晨还撒泼卖疯的金花突然死了,死相还和老金头差不多,这如同一个警钟在许林心头敲响,如果金花的死是因为骂了石棺上的那只猫的话,他昨天夜里甚至拿书砸了它,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他了?

想着想着许林就慌了神,那警察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笑着打趣道:“人又不是你杀的,你怕个什么?”

许林也不搭理,直接匆匆忙忙的跑走了。

在金花家里忙里忙外采集证据的是一个女警,这女警长发盘在脑后,头戴警帽,白皙的脸上全是认真,手里捧着个本子,正写着些什么,嫩枝细柳般的腰肢仿佛一握就没了,她余光似乎瞥见了许林,不像那男警啰里啰嗦,反而很冷淡的道:“案子现场,闲杂人等不要靠近。”

“金花......真死了吗?”许林推了推眼镜,颤巍巍的问。

那女警白了许林一眼:“死不死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该干嘛干嘛去,年纪不大,闲事管的倒不少。”

许林失魂落魄的从金花家回来,蒋思罔依旧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他坐在窗台的书桌下,手里把玩着那颗隔着保鲜膜的光圆玉润的珠子,想了许久才想通,他一个大学都上了的相信科技的人才,怎么能被这些迷信的外表所迷惑呢?

到了约摸傍晚的时候,村长竟把那一队警察给带进了许林家来,那个和他说话的女警与男警都在,总共四个警察,一进门,村长便一一介绍了,头一个进来的女警是这一小队的队长,叫伊黄月;那个和他搭话的长的贼眉鼠眼的警察叫余亮;最瘦的是余亮远房表弟,叫余盛的;最后一个壮实的则是李严。

这一队警察来者不善,伊黄月更是咄咄逼人,等村长一介绍完,她就冷声问:“案发当天,你为何手拿菜刀出现在老金头家?我了解了你的情况,你一个回乡的大学生,一年回家一两次,应该不会是去老金头家串门的吧?”

“当时我在做饭,看见一群乌鸦飞了过去,就着急的跑了过去,喜鹊报喜,乌鸦报丧,你知道的。”许林冷静的推了推眼镜,认真的回道。虽然当时是蒋思罔硬扯着他去的,可确实是因为一群乌鸦飞过去之后,许林直接猜想是这么个原因了。

“好了,没事了。”伊黄月一边在本子上写些什么,一边随口回道。

一见这边事情问晚了,村长赶忙陪着笑脸道:“林子,你家有多余的房间吧?今天天色晚了,出山不方便,你给他们安排一下住处呗!”

许林扫了面前的几人几眼,直接道:“我们家没有空房间了,我从学校带了几个同学回来。”

开玩笑,这个叫伊黄月的女警,一进来就语气不善的问话,要说公事公办也就算了,问完公事还那一副谁都欠了她的模样,给狗喂一块骨头狗都得冲他摇尾巴呢,他凭什么看她的臭脸色?凭她那张脸吗?

想到这,许林才注意起女警的脸来,美则美矣,却有些许的异域风味,不像蒋思罔的正经的古典脸,怎么都好看。

山里蚊虫多,时不时的还会有毒舌出没,以前打猎的少的时候,甚至还有几只老虎熊瞎子什么的,这一队警察又不像许林一样对山里熟悉,要是碰见个什么不定得吓成什么样呢,看着伊黄月的那一张冷脸露出一抹尴尬之色,许林没由来的心中暗爽。

许林本来就不爱多管闲事,村长的面子该给也得给,但前提是这几个人要有求人的态度,至少该露个笑脸吧?要是人民的公仆都这个模样,谁还敢去派出所办点事?

伊黄月看出许林在敷衍了事,脸色一僵,随即又冷着脸冲身后的几个警察道:“走,不在这儿招人嫌,大不了住案发现场也行。”

这回轮到村长尴尬了,伊黄月不会办事更不会说话,一句话显得极不懂事,村长冲许林歉意的笑笑,他也看出来了,夹在这一伙人中间非得受罪不可,赶忙摆了摆手道:“天黑了,我那婆娘生病,每天饭前要打一针,我回去给她打针了。”

“婶子高血糖还没好啊?”许林关切的问。金家村一村的金姓,就他一家是外来户,村长和金三叔平日里对他家都多加照拂,许林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也是发自内心的关切。

“没呢,现在是糖尿病了,一天一针胰岛素不能落下,我先走了。”村长微微看了眼伊黄月等人,什么都没和他们说,扭头就走。

伊黄月拧了拧眉,踩着高跟鞋,摆着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正要走,外头竟传来金宿老先生有些沙哑的声音:“不能留在金家村过夜,趁着傍晚离开吧,我已经让大牛在门口等着了,他会送你门安稳出去的。”

“我们是警察!这儿死人了,我们在这儿办公,你们都什么人啊?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想赶着我们离开?”伊黄月跺跺脚,气呼呼的问。她父母都是省市的高级,她又是重点大学毕业的,来一个小县城里当警察,所里的人哪一个不是带着笑和她说话,她哪儿受过这样的气?

“请尽快离开,不然在金家村出了什么事,我们就不好向你们所里交代了。”金宿老先生面色不变道。话一说完,他就低下了头,似乎在等四人的回答。

伊黄月还想说些什么,颇为壮实的叫李严的警察趴在她耳朵根说了几句,她面色稍微缓和些后往后退了几步,由李严上前恭敬的道:“老先生,您也是村子里的智者了,实在是我们公事还未办完,等一办完我们立马就走,我们住在案发现场就行,保证不打扰村里的人。”

金宿老先生看了李严好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冲许林道:“林子,给宿爷爷一个面子,让他们住在你家吧。”

“宿爷爷的面子肯定得给,”许林也颇为恭敬的道,他儿时调皮和朋友去戏水,差点被淹死,是金宿老先生把他救出来的,说起来他欠老先生一条命,就算今天老先生让他把家卖了他也得同意,他想了想,指着两间偏房道:“只有这两间了,你们想办法凑合一下吧。”

尽管出了一点小插曲,看在金宿老先生的面子,许林还是给他们烧了面,里面卧了几个鸡蛋,蒋思罔的鼻子灵性的很,一到吃饭的时候就笑眯眯的从外面溜了回来,她也不嫌,直接吃了了事,洗完澡就神秘兮兮的回了房间。

许林把饭一盛,往桌子上一放,管他们吃或者不吃,也进了屋。

那几个警察在院子里的桌子上低声商量着什么,尽管许林离得远,听不清,却依旧能从伊黄月的目光中看出些高傲神色来,她一直寒着一张脸,其他三个人却依旧在不停的讨好,就看这一点,伊黄月的身份绝对不一般,当然也有可能这群人是为了美色。

四个人都没吃饭,只说了一会儿话就直接各自进了屋,伊黄月自己住一间,另外三人住一间。许林见他们都进去了,便出门想把桌子上的东西收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同一屋子的三个男警察都跑了出来。

“干了一天的活,跑前跑后的饿的慌。”余亮嘿嘿一笑,也不客气,把面从许林手里夺了过去,就是一通乱扒,边吃还边夸许林的手艺好,另外两个也纷纷效仿。

这三个人民公仆吃饭的速度也不知道在哪儿练的,一阵风卷残云,许林就可以收拾碗筷了,等他弄好了经过偏房的时候,就能听见那三人扯呼噜的声音了,只是路过伊黄月的窗子时,她的房间灯还没关,一个人趴在窗户前想着事,似乎是看见许林经过,她什么也没说直接关了灯。

许林微微摇了摇头,心想着有时候这大小姐脾气还挺可爱的。

约摸到了后半夜,睡眠一向很浅的许林又听见窗前桌子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他睁开眼看看,竟又是那只黑猫!想起金花和老金头的死,许林得睡意减了一半。

黑猫直勾勾的盯着他,像昨夜一样低低的呜咽了一声,便自行离开了,透过窗子,许林又看见了一个人影,月光下,那明显是个女人,头发扎在偏左边的位置,还有不少的碎发散乱的披在两边,玲珑有致的身材,简直和金花一模一样!

金花虽然品行不端,但身材是村里妇女中数一数二的,这一点没得说,许林猛的从床上爬起来,抄起手电筒推开门就往院子里跑去,却正好看见一个从门出去的背影,从那身碎花的衣服看,分明就是金花!

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许林冲了出去,左右一看却失了踪迹,一回头正好对上伊黄月的眼睛,吓了许林一跳,他冷声呵斥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出什么?”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