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帝临天下叶问道赵霓裳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 日期:2020-03-25 19:44:28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朕好萌
  • 阅读人数:874

帝临天下 第3章 免费试读

第3章

“帝君!”

乘客、机组人员瞠目。

一言压服全场!

不战而屈人之兵!

摆渡车上,那挺拔身影,犹如巍峨巨山、直插云霄,神秘威严、高不可攀!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廖剑颤声开口。

帝制早已不存,大夏是内阁制!

太平盛世,大军不出。

即便是兵部大佬,没有正当名义,也不能调动驻军,以免引起人心骚动。

能调动三千白虎军。

这青年,绝非凡俗!

踢到铁板了!

“大胆,敢质问帝君,死!”

柳破甲长刀出鞘,一步跨过三丈距离,划过一道寒光,斩向廖剑脖颈。

帝君十八岁入行伍。

十九岁入兵部神秘组织暗门。

二十一岁武道成王。

二十五岁、武道成帝、统领暗门。

二十八岁、十国强者联军犯大夏祖地,帝君单骑而出,击退十国联军、斩四尊帝境。

自此,帝君横推世间无敌,一月前加封三军中军王,统领大夏最强青龙军,镇守京畿重地。

在军中,帝君就是活着的传奇、不败的神话、无敌的至尊,大夏的擎天巨柱。

“破甲!”

叶剑眉微挑:“先清场!”

柳破甲斩下长刀一收!

嗖!

被长刀悬在脖颈,锋芒刺的汗毛根根直立,廖剑两腿一抖,尿骚味四溢。

黑龙安保三百保安,直接瘫软在地。

“暂且留你一命!”

柳破甲收起长刀,走向乘客、机组人员:“诸位,今夜之事,不得外泄。需要检查你们电子设备,请配合!”

一排征询兵上前!

“白龙鱼服,贵人出行。”

乘客、机组人员不自觉想起一句话,配合交出电子设备,删除此行航班拍照录音。

微服出行,三千将士相迎,必是大夏擎天巨柱!

竟与他们同乘一班飞机!

何其幸也!

不过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毕竟那等人物!

都有专机、安保随行!

检查完毕,乘客、机组人员离去,仍一步三回头,瞅向摆渡车上的巍峨青年!

许多人后悔,途中没仗义执言!

否则现在,该如那银发老兵,站在那神秘帝君身畔,命运说不得就此改变!

“军中可没有帝君!”

闲杂人等一走,诧异银发老兵低声开口。

“老英雄!”

柳破甲轻笑:“帝君是武道封号,修行至此境,人人可称帝。不过即便武道称帝,也得不到三千将士护驾。但帝君有军衔—中军王!”

“什么!”

银发老兵激动行半跪礼:“腾蛇老兵参叩见中军王!”

三军统帅,左右军王、军方公布,唯有中军王最神秘,从未公布过来历。

他一行将朽木老兵,竟有幸得见最神秘的中军王。

“老英雄,请起!”

叶双手一扶:“卿不负大夏,大夏亦不负卿。大夏国土,没人能折辱你!”

“军王,大夏从未负过老兵!”

银发老兵老泪纵横,在白虎军护送下离开。

叶眸光微凝,转向廖剑。

“帝君!”

柳破甲两眼一眯:“这纨绔子弟如何处置!”

“斩!”

叶挥手转身:“如此嚣张跋扈,以往没少作恶。多留他一日,不知谁又受害!”

“诺!”

柳破甲抱拳一礼,提刀杀气腾腾转身。

“不、不、不!”

死亡恐惧袭来,廖剑手脚并用向后蹭去:“我爹是廖无忌,蜀地第一望族家主,你们不能杀我......呃!”

“区区一个蜀地望族,在帝君面前又算什么!”

柳破甲刀光闪过。

廖剑头颅落地。

一道血红冲起,染红了飞机跑道。

那诧异双目,仍带着怀疑,他堂堂蜀地第一少,平日说一不二,竟这样死了!

“少、少爷!”

三百安保胆寒。

廖家是蜀地的天!

如今这年轻人一句话,就让蜀地变天了,简直堪比九天之上的神明!

柳破甲一瞥三百安保:“帝君,这些人呢!”

“帝君饶命、饶命!”

三百安保胆寒。

剑少生死都由这年轻人一眼定之,何况他们这些爪牙!

“交给府衙!”

叶开口:“有罪的定罪,无罪的释放!”

柳破甲长刀一挥。

三百白虎将士出动,将三百安保塞入车子,直接押送蜀城府衙,关押受审。

安保车、装甲车、坦克浩浩荡荡离去,噤若寒蝉的南平机场,很快恢复平静。

但机场中的事,却没几个人清楚发生什么。

亲历现场的保密。

远眺的猜测,但根本无人想到,蜀地第一王族廖家独子,折在南平机场。

六级防弹装甲车中,叶青剑眉微挑:“谁让你来的?”

此次微服蜀地、皆因人私事。

无意惊动地方。

“左军王!”

柳破甲抱拳俯首:“军王说,雍州多土族,都是桀骜不顺之辈。白龙鱼服,恐有不测之虞。帝君乃国之擎天巨柱,安全不容有任何闪失。是以两位军王,让白虎营处于战备状态,随时护卫帝君安全。”

“不必!”

除非有军令,不准全副武装,惊扰地方百姓。

再见我、叫教官。

别!

“诺!”

李破甲恭敬俯首。

叶拉开车门,纵身跃入茫茫夜色。

“恭送帝君!”

三千将士齐顿首!

一个小时后。

叶出现在蜀城北郊陵园18号墓地。

哗啦啦!

一瓶五粮液倒在地上,三根燃起的烟摆在坟头。

抚摸墓碑上崭新黑白照,看那憨厚熟悉面容,叶闭上眼睛,燃起一根烟、灌下一口酒:大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要面子、太爱替人考虑,怕给别人添麻烦。

但我是别人么?

我是你兄弟!

八年前,我们去暹罗抓者,要是没有你替我挡枪,我当时就交代在那里了。

七年前,天竺犯大夏边境,你对战象甲武士坏了气海,不得不退出暗门。

而我高歌猛进,武道接连突破,军衔一升再升。

也就逢年过节,我们兄弟才能唠唠。

你也是**,报喜不报忧。

都遭人算计、家破人亡了,还不肯报我名号。

我知道,你怕人说你仗势欺人,怕流言蜚语给我抹黑,影响我往上走。

可对我来说,名声可以不要,仕途可以断绝,但生死兄弟、却不能抛弃!

你的产业,我会讨回,交给你妹妹、女友,保证她们一生平安富贵!

伤害你的人,我会送他们下去,向你谢罪!

你且,等我一天!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