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错宠天价名媛南门尊安沁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错宠天价名媛免费精彩章节

  • 日期:2019-07-14 08:17:4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冷清清
  • 阅读人数:758

错宠天价名媛 第三章 脱一件衣服救一根手指 免费试读

一路疾奔,逃出那悠长的帝王通道,缩在转弯的角落里,安沁大口喘着娇气,“你怎么惹上这种男人了?”

“我朋友拉我进帝王通道,见到尊少我高兴过头都忘了你还在外面,我没想到你会跟过来,更没想到他忽然那么对你!”

安沁惊诧,“你说他是南门尊?”不安,渐渐生出心底。

田欣重重点头,“沁子,你闯大祸了!”

南门尊的传闻她听过无数,他魅力与冷酷程度成正比,纵使他的吸引力无限大,也没有女人敢轻易靠近,因为他无情起来,太可怕了!

安沁这才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后怕,“我们,逃吧?”

一转身,西装男就堵在她的面前,毫无起伏的语气却带着别样的惊悚滋味,“安小姐,尊少请您过去!”

她一个寒颤,使劲在田欣手心一掐,两人同时转身疾跑。

“啊!”田欣惊恐尖叫,她被一壮汉一把拎起,扛在了肩上,“沁子,你快走!”

安沁着急,现在逃绝对能逃掉,可是田欣却危险了。

“安小姐,尊少请您过去!”西装男冷静的一张脸,千年不变。

她狠狠瞪着他,“让她先走!”

尊少要的人是她,西装男很干脆地挥手,田欣被放了下来却不肯走,安沁朝她比了个手势,是报警的意思。

报警?

南门尊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听完属下的汇报,他冷嗤出声,他该说她什么好呢?天真还是愚蠢?居然要去报警!

“你,过来!”

安沁一颤,警惕地瞪着那绝美的男人,他周身散发的寒气,分明是危险的意味,她不敢上前,反而生生地退后几步。

“你也会害怕?”南门尊慵懒地玩弄着手指,他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是惊心动魄的男人魅惑。

安沁咬了咬唇,深深吸了口气,“刚才,是我冒犯了,对不起!”

“哦?”她竟然会服软?南门尊轻轻挑眉,带了丝趣味,仿佛她是一件新鲜玩具,让人想要好好玩弄一番。

包厢里,如她意料之中的哗然哄笑,她装作充耳不闻。

她常去各种酒会演奏,也遇上过这些事,她知道拂了他的面子,就要做出最能让他挣回面子的事,否则他会没完没了,而她玩不起他们所谓上流社会人的游戏!

“这样也算道歉?”皇甫渊从异国美人怀里探出了头,带着情·欲的桃花眼在安沁身上来回游动,让她很不舒服。

“不如,你陪我们老大一夜吧?”

安沁脸色僵了僵,眼神一转而过,那抹骨子里透出来的厌恶明显得有些扎人眼,南门尊眯起了冷鸷的眼眸,似也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怎么,你不愿意?”皇甫渊故意煽风点火,那语气怪怪的。

“我自知无貌无才,实在高攀不上,若是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她尽量将自己放低,弯腰鞠了一躬,转身就想走。

一阵疾风拂来,安沁完全没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就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入怀里,南门尊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嘴里说着高攀不上,眼里却全是鄙夷,这种心口不一的游戏,也想跟他玩?南门尊执起她柔软的右手,一根根细细的抚摸,偶尔捏住了她手指关节处,力道时轻时重。

安沁不可抑制地周身颤抖,心里生出一种可怕的预感,他会毁了她的手!

她从小就学钢琴,母亲的医疗费、弟弟的学费,都要靠这双手,如果毁了…

“刚才,是用这只手泼我红酒的吗?”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宛若天籁好听,落进她的耳里,却像来自地狱的声音。

她心如擂鼓,手心生出了细密的冷汗。

哐当—

一把精致的匕首落在玻璃几上,清脆作响。安沁心一跳,血液几乎凝固,他真的要毁了她的手!

恐惧顿时升华到了极点,“不,不是!”她嗓音微微哑了。

那种沙质感觉,如野猫的低吼,撩人得很,南门尊悠闲地把玩着她的手指,掌心生出了火热,他垂着眸子,去看她眼底的害怕与慌乱。

“是这只吗?”他擒住另一只手,用力一捏。

那力道,像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不不不!”她差点哭了出来,手,是她这辈子,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了。

她的哭腔,似乎取悦了他,南门尊忽而松了她的手,“你这双手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毁了,没准我还靠它伺候呢!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好!”几乎是没有犹豫,她冷静看着男人慢慢扬起的眉,生怕他要反悔立马追问,“什么游戏?”

这么轻易就将自己的弱点暴露,毕竟还是未曾接触社会的女学生,她的稚嫩真是讨人喜欢,大腿上她在轻颤,隔着轻薄布料两人有着或轻或重的摩擦,让他内心没来由的一痒。

“你脱一件衣服,我就赦免你一根手指,你可以选择先赦免哪一根!”

“…”

心,重重一跳,安沁震惊到了极点,半晌都不知该如何动弹。

全包厢欢呼雀跃,尊少这种新奇玩法大受欢迎,连一直与身下美人缠绵不清的皇甫渊都抬起了身子,目光炯炯地望过来。

匕首,被那骨节分明的手执起,银白色的光晕映在他眼眸中,如一道刺目的光,另一只手握着她的手,暧昧缠绵的摩擦。

嚓!轻轻地一碰,一股鲜红的血顺着两人交握的双手中流下,一滴滴落在玻璃几上,凝成一粒粒妖魅的小红豆。

“啊!”她尖叫,颤抖着手去捂那手上的伤口,她惶恐无助,只觉得这男人不是妖孽,而是恶魔,来自地狱的恶魔。

那火热的血,温暖的触感,都点燃了南门尊内心嗜血的光,“我,没有耐心!”一把,就将她按在了玻璃几上。

手起刀会落,那双漂亮的手,就残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