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囚婚入骨》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囚婚入骨》最新章节目录

  • 日期:2019-07-14 08:18:05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风苍溪
  • 阅读人数:154

囚婚入骨 第6章 死去活来 免费试读

“痛…”

小小的脸蛋由于痛苦而扭曲着,纤细的腰肢被他强有力的手臂牢牢抓握住。

每一点深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撕成了碎片!

凌乱的黑发不停地摇晃着,娇小雪白的身子越蜷越紧!一双腿崩得直直的。

由于紧张和疼痛,她的身体变得更紧了。

亚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太窄了,他完全无法通过,死死地卡在哪里,这丫头…

他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式,抓住了她纤细的柔滑的双腿,再用力。

“啊…”

裴诗雅哭喊出来,她拼命摇头,拼命挣扎,泪水混和着汗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好痛…”

亚瑟额头的汗水,大颗地滴落到了她的脸上。

她薄薄的丝质睡衣,被汗水浸透,变得了透明的颜色。

粉红的突起益发肿胀润泽,随着他的耸动,在不停地颤抖,像暴风雨中的红栗子。

他心中划过一道激荡,俯首吻了上去。

裴诗雅只感觉到身体里的热量在一点一点流失,似乎血液都被抽干了,只剩下撞击,永无止境的撞击。

她就像一叶大海中的小舟,在暴风雨中颠跛,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又慢慢清醒过来。

身子仍然在不停地晃动着,像一辆车,在石子路上颠跛,又非常有节奏。

视线中,亚瑟俊美异常的脸变得越来越清晰。

阳光洒进来,在他完美的五官轮廓淡淡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缕,就像西腊神话中的天神。

只是这双漆黑的眸子,被浓浓的情欲所染,显得迷离而又狂乱。

结实健硕的身躯,充满了雄性的张力,肌肉线索优雅,纹里清晰,左肩下方离心脏不远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一直绵延到腰间…

这道疤痕并没有原有的美感,反倒是增添了几分粗旷的狂狷,显得野性十足。

在裴诗雅打量亚瑟的时候。

他突然抬起微红的眸子,眼神迷离地冲着她邪魅一笑。

“宝贝,舒服吗?刚刚是不是承受不住**死了一回?”

裴诗雅羞涩得满脸通红,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他嘴里那下**下流的话让她无地自容。

可是,那种疼痛的感觉真的消失了。

取尔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舒服,像浪潮一般,随着他每次的冲击而袭来!而且一波比一波还强烈。

“唔…”

娇吟之声,身不由己的脱口而出。

他的吻又落在了她的耳边,“宝贝,你真棒…”

整整一天,他都在索取,变换着姿式,似乎精力充沛。

裴诗雅恨不得杀了自己,明明是被他强欢了,为什么自己还会产生如此强烈的兴奋。

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一定不是!

特别是对上他写满了嘲弄的眸光,她真羞愤地想咬舌自尽。

直到太阳斜斜地落下,他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了她。

他的目光停留在她和他之间的地毯。

洁白的地毯上撒酒着点点鲜红,像一朵朵盛开的红梅。

他心中被什么东西融化了,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这该死的丫头,肌肤的弹性好得出奇,那丝丝缠绕,又紧致温暖的包裹,让他几乎无法自拔,他恨不得整天趴在她的肚皮上,永不休止。

她双腿完全麻木了,无法行走。

他邪魅地笑着,粗壮的手臂将她打横抱起,一步步走向浴室。

“宝贝,你看,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的内心,你是喜欢这种方式的,对不对?”

他的手指划过那一道道醒目的吻痕,那暧昧的曲线…

“以后,你只能在我冷傲天的身下承欢,记住了吗?”

声音霸道而蛮横,充满了命令的味道,裴诗雅屈辱地扭过头不看他。

他的手很温柔,揉搓着白色的泡沫,替她清洗着每一寸白皙的肌肤。

洗着洗着,他突然又冲动起来,邪笑着又潜入到了浴白里面,再一次要了她!

这简直是疯狂的一天,裴诗雅都记不清多少次了,两个人一次次冲向美妙的云端…

耻辱,深入灵魂的耻辱,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肮脏无比。

第二天早上。

裴诗雅一直昏沉沉地睡着,这晚睡得出奇的好,也许是累了,竟然一夜无梦。

睁开眼睛。有一道身影悉悉簌簌地拉开窗帘子,温暖的阳光从外面射进来,新鲜的空气充满了房间。

那身影缓缓转过来,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深蓝色的女仆装,竟然是亚裔的面孔。

“裴小姐,您好,我叫阿沙,以后由我来服侍小姐的衣食住行…”

温和的微笑,得体的打扮,十分谦恭的语气,由裴诗雅有些反映不过来。

暂时她不能将这些伤害她的人当成自己人。

阿沙很快将餐车推开了进来,是西式的早餐,银制的餐具,牛油面包配着烟肉,一小碟青豆子,牛奶和煎鸡蛋,虽然是普通的东西,都做得十分精致,摆放得非常漂亮。

裴诗雅扭过头去,她吃不下。

阿沙温和地笑着,“裴小姐,吃点东西吧!不然饿坏了怎么有力气走路!”

“裴小姐,殿下出去了!暂时不会回来…”

裴诗雅腾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伸手抓住面包就往嘴里塞,然大口灌牛奶。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着逃离这里。

“裴小姐,这是你的衣服…这个房间里的所有的摆设,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殿下会生气的。没有殿下的吩咐,您暂时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不过,这里风景很美,可以看看大海…”

裴诗雅突然停下吃面包,“我想给家人打个电话!”

阿沙温柔地摇了摇头,“不行!没有殿下的吩咐,我们不敢!”

裴诗雅重新埋头吃喝,大口吃面包,大口喝牛奶。

直到阿沙的身影消失在门后,裴诗雅重新坐了起来。

她伸手将阿沙放在床头的长裙扯了过来。

十分柔软的质地,是一条浅绿色的公主裙,蕾丝花边的裙摆刚刚到膝盖,圆领,泡泡袖,裙身坠满珍珠似的亮片。领口处还挂着价标和品牌,看着数字9后面四个零再加英磅的符号的价签,她的双手微微有些哆嗦了。

这么昂贵的裙子?是他买的吗?

裙子很合身,刚刚能衬出她的身材,清纯而不失甜美的小鲍主气质。

腰带上镶着一粒百合花的,更显尊贵大气。

裴诗雅眼里闪过一丝苦楚,她的卖身价连一件裙子都不值。

浓黑的长发如云似的披散着,她走到华丽的梳妆台前面,伸手拉开了一只设计成百宝箱的漂亮首饰盒。

她想寻找一根普通的发带,来束住自己散乱的长发。

但是,这…

这里面装满了各种首饰,古典的金镯子,镶着宝石的各种耳坠,戒指,各式公主发夹上面都是红色的宝石,玛瑙…

裴诗雅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精美的首饰,在里面翻了翻,又重新盖上了。

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没有兴趣。

一夜休整之后,她的脚伤恢复得奇快,能够一瘸一拐地行走了。

房间很大,前前后后找了两圈,都没有找到电话之类的。

落地式的玻璃窗子推拉开来。

可以看到银色的沙滩,美丽的海湾,从别墅通向海边的大片田野里,开满大片红色的郁金香,像一片火的海洋…

可是,这个房间太高了,这里俯身看下去,起码有十几米的高度。

不行,跳下去会摔死的。

裴诗雅又走到门背后,用力扭了扭门锁,没有反映从外面锁死了。

走动的时候,还隐隐有些疼痛。

想起昨晚的耻辱,裴诗雅拿头直撞门,老天爷,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才好!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乱无章的声音。

“亚瑟,亚瑟,你在哪里…”

“二殿下,您不能进去这里,您不能…”

“砰!”

房门被重重地推开了,裴诗雅急急地后退了几步,差点被门给撞到了。

是个高大的男人,外貌与亚瑟有着三分相似,但是眼眸却是蓝色的,乍一看去,很像纯种的欧洲人,但头发却是黑色的。

“哇哦,我是不是眼睛花了?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约翰森不怀好意地笑着,一步一步往向裴诗雅紧逼过来,裴诗雅紧张地后退。

“你是谁?”

“对不起,二殿下请您出去!大殿下如果知道您闯进来,他一定会很不高兴的!”

约翰森阴暗的目光朝暗尘瞟了一眼,“不高兴?你开什么玩笑,他不过是个,这沉睡古堡的继承权迟早是我的,是我的,你们这些**的渣子,滚远一点…”

“二殿下,您不能这样说大殿下,他是您的亲…”暗尘低声说道。

“放屁,他不过是一名**生的,有什么资格当我…滚出去…”

约翰森十分生气地将暗尘推出门外,一脚踹上了房门。

约翰森缓缓回过头,目光神经质地望着裴诗雅。

“哇哦!你一定是亚瑟的猎物了!他这个人很的!啧啧,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房间?他竟然让你睡在这里!唔,让我猜猜看,他没有杀掉你,也没有捏死你,还把你放在这间房里,是不是说明他很在意你呢?”

裴诗雅有些懵了。

她也并不傻,她看得出来,这房间的原主人一定是位身份尊贵的年轻女孩。

约翰森突然双手掐住了裴诗雅的下巴,目光充满了好奇,“你叫什么名字,小可怜!”

裴诗雅用力挣了挣,“裴…诗雅!”

“哦,哦…好吧!不管你叫什么,裴小姐!有没有兴趣跟我出去喝茶?”

喝茶?裴诗雅不感兴趣,不过另外二个字却让她非常兴奋,那就是出去!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这里。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