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谁人与你共长欢夏初雪陆泽》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 日期:2019-07-13 13:29:2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月殇魂
  • 阅读人数:965

来到医院,夏初雪找到夏梦所在的病房,当她看到有些虚弱的夏梦的时候,表示有些懵,看到那张苍白,却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她承认,自己这一刻有些惊讶,惊讶于她竟然还活着。

她半天才回过神,走到病床边,爸妈都守在那里,神情关切而担忧。

她的突然出现,就像打破这一场画面的刽子手一样。

妈妈看她的眼神中,带着疏冷、陌生。

而爸爸,根本一眼都没有看她,只是问夏梦,“梦梦,有没有什么想吃的?爸爸叫李妈做好了给你送来?”

夏梦笑得调皮,“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好久没见姐姐了,我想跟她说说话。”

夏爸爸瞥了夏初雪一眼,有些不放心,“可是…”

“爸,没事的。”

“老夏,我们先出去吧,她们姐妹肯定有话要说,我们去给宝贝儿熬点补汤。”夏母说着,把自己丈夫拉走了。

病房内,就只剩下了这一对双胞胎姐妹。

夏梦躺在病床上,脸上苍白的颜色,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令人想要好好保护、疼爱的柔弱感。

那双无辜的眸子,仿佛天真得令人不忍亵渎。

“梦梦,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既然你回来了,那你就向大家解释一下,那天是你自己想要开车出去玩儿,出了车祸,并不是我把你推下悬崖的,你跟他们解释啊!”

夏初雪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背着这个黑锅这么久了,大家都厌恶她,说她恶毒,说她不是人,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压得喘不过气,要窒息一般。

夏梦皱起了眉头,天真无邪的脸上,露出一抹鄙夷,“解释什么?为什么要解释?你能摸着良心说,你就真的没有一点希望我吗?”

“夏初雪,很意外对不对?我竟然还活着,我还没死?很失望吧?”

夏梦忽然笑道,“可惜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既然回来了,你这陆太太的位置,是不是该让出来了?”

“你…你什么意思?”

“夏初雪,你还要不要脸?你还要霸占我的男人到什么时候?当初我就应该把你的安全带也一起剪掉,让你!我真是后悔啊!”

夏梦有些遗憾的说着。

夏初雪却不敢置信的张大了眼孔,陌生的看着眼前从小一起长大的孪生妹妹。

“原来是你…都是你设计的对不对?是你故意弄坏了刹车,还剪断了自己的安全带,夏梦,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夏初雪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夏梦见夏初雪有些失去理智,冷笑了一下,“为什么?因为你真的很讨厌你知道吗?我跟泽在一起,你竟然还公然向我,你有什么资格向我?你只是一个失败者,是第三者,我才是泽的爱人,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偏偏还没有自知之明!”一切威胁到她陆太太地位的人,她都要铲除。

夏初雪后退两步,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显然难以消化这个真相。

原来,真相竟然是那么血淋淋,她今天承受的这一切,都来自夏梦。

她忽然有些晕眩,扶着墙壁,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夏梦,我没想到你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为了陆泽,竟然可以不顾生命危险。”

夏梦嘲笑,“呵呵,不顾生命危险?你想太多了,我只是算错了一步,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在高速公路上撞栏杆把我弹了出去。我原本只是想受点伤,让泽更讨厌你罢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竟然掉了下去,好在悬崖下面是一条大河,不然她可真就必死无疑了。

夏梦微笑着,看着夏初雪脸上血色尽褪,面上露出一抹笑,“所以姐姐,你退出吧,泽永远是我的。”

“不!夏梦,你为什么要那么恶毒?为什么?我自认待你不薄,从小到大,只要是你要的,只要是我有的,我都给你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夏初雪宛如来自地狱的鬼一样,咆哮着。

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陆泽怪她,怪她害死夏梦,所以就连她也以为自己真的是嫉妒夏梦,所以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自己就那么恶毒。

可是,现在夏梦回来了,事实总是带着血淋淋,这一切不过只是一场阴谋。

夏梦漂亮的小脸露出一抹邪恶,“姐姐,你那么激动做什么?如果我说,我现在得了地中海贫血,需要你给我输大量的血呢?相信泽一定会内疚得让你立马输给我的吧?毕竟,他们都以为是你故意把我推下悬崖的。”

她俏皮的眨着眼睛,可是那双纯良的目光中,却暗藏着针一般的尖锐。

夏初雪后退两步,摇着头,脸色苍白如鬼,面前的女人,是如此的有心机,如此的恶毒,她步步为营,让自己一步步走入她的陷阱。

“我要把你的恶行告诉陆泽,让他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夏初雪怒吼一声,转身欲走。

身后夏梦却轻笑着,“好啊,你去呗,看泽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反正他也答应我了,会把你的血输给我,你就跟你的那个一起吧。”

夏初雪冷漠的转过身,目光宛如淬了毒,“夏梦,你还是不是人?我哪里对你不好了?”

“呵,对我好?那又怎样,有你在,我永远都会被你遮挡光芒,你就是我前途的挡路石,我肯定要把你踢开,况且,你还怀了泽的孩子,泽是个心软的人,所以你认为我会留下障碍?”

“你不要脸…”

夏初雪心里淌血,她兴冲冲的冲上去,扬起了手,“夏梦,你怎么不死!我真希望你就那么的死在那场车祸里!”

夏梦本来是想要躲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那么生生的应下了夏初雪的巴掌。

夏初雪搞不懂,只是一个巴掌而已,夏梦是怎么滚到了病床下的,还磕破了额头,血流了下来。

她却能假装可怜巴巴的样子,捉着自己的裤腿,哭泣,“姐姐,我也不想活着回来的,可是我舍不得泽啊,如果你嫌我碍眼,我可以…我可以走…”

夏初雪见不得夏梦这副恶心巴拉的样子,她一脚踹开了她,“滚开!别碰我!”

“啊—”夏梦在地上滚了滚。

“夏初雪,你给我住手!”

陆泽咆哮着快步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夏初雪,冲到了夏梦的面前,将夏梦从地上抱起来。

夏梦紧紧的卷缩在他的怀里,浑身颤抖,“泽,你不要怪姐姐,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讨厌我,你们还是别救我了,我活着也是多余的。”

陆泽面色铁青,他目光中除了痛恨,还有几分失望,“夏初雪,我原本以为你会改,可是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逼死梦梦对你有什么好处?”

看着心爱人的指责,看着面前熟悉的脸庞,夏初雪的心仿佛重重的上了一刀,痛不可言,也难过到快要死去。

看着陆泽怀中的夏梦变脸比翻书还快,夏初雪恨得想要跟她同归于尽,她报复一般的朝着陆泽跟夏梦怒吼道,“想要我给你输血,想都不要想,只要我还是陆太太一天,你就是个小三,人人喊打的小三!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好过!”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