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农门锦鲤妻》免费阅读 顾宁筝白景墨小说在线阅读

  • 日期:2020-10-29 09:11:06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皓雪殇
  • 阅读人数:405

农门锦鲤妻 第11章 好运气 免费试读

顾宁筝的好运仿佛更大程度的发挥作用,瓢泼大雨只下了一夜,第二日意外的就雨过天晴,山里的温度也迅速回暖,两人都没有因一夜寒凉而染病。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的行程也更加顺利,收获颇丰。返程的路上,白景墨更是发挥他的作用,连续打到好些只肥美的山鸡野兔,够白家好好吃上几天。

白景墨将包裹装好,转头却发现顾宁筝站在一棵树的旁边仔细研究,好像那凹凸不平的树干上雕了花一般。

“怎么了?”白景墨也凑过去跟着看,可惜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疑惑的。

“不认识?”顾宁筝纤纤手指拂过树干,小心翼翼又满面享受的样子像是在摸一件传家的珍宝。

“不认识。”白景墨老老实实答道,“这树有什么特别?”

“当然特别。”顾宁筝笃定的说道,“这树上…全都是钱!”

“…”白景墨差点以为她在戏耍自己,“钱?”

“没错。”顾宁筝说着,从包裹里翻出一把镰刀,用力砍下了一小块木材,愉悦的说道,“这是大名鼎鼎的黄花梨!”

白景墨吃了一惊,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这是…黄花梨?”

“看样子应该有百年了。”顾宁筝似是觉得这个还不够劲爆,开口又补充了一句。

“百年黄花梨!”白景墨微微张开的嘴半天都合不上。

“我们赚大了。”顾宁筝的脸上流露出商人般狡黠的笑容,催促道,“别看了,快走吧,赚钱去。”

白景墨在生钱方面的能力显然比顾宁筝矮了一截,愣愣的不懂她的意思。

顾宁筝扬了扬手中的那块木料,“上好的百年黄花梨我们用不上,但愿意重金购买的人有的是,把它带回去就能赚大钱!”

白景墨茅塞顿开,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上去,甚至激动得同手同脚。他不懂经商之道,但黄花梨值多少金银总还是心中有数的。

两人先回了白家,白家二老见到两人带回来的野味,面上的愁云顿时消散,“好,好孩子!”白里正抓着顾宁筝的手,声音颤抖的夸赞。

白家的饭桌上已经许久不见荤腥,白里正直接将这次的功劳全都归在顾宁筝的身上,更加相信这个和儿子八字绝配的姑娘能给自家带来好气运。

顾宁筝倒觉得这事少了白景墨也一样成不了,被里正夸得有些赧然,一直垂着头不怎么答话。

白景墨瞥着顾宁筝害羞的神情只觉得可爱,自己的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坐在两人对面的白鸢敏锐的察觉到两人的眉来眼去,心中怒意更甚。她认定这个顾宁筝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勾引自己弟弟还不够,连韩公子的胃口也要吊着,真是不知道身份尊贵的韩凌究竟看上了她什么。

可她收拾顾宁筝的歹毒心思刚起,脑海中就莫名浮现出弟弟上山前的夜晚对自己的威胁,那样阴鸷骇人的目光刻在她的心里,令她想起来就忍不住打个冷颤,立刻将乱七八糟的心思重新收起来。

第二天,顾宁筝没顾得上休息,一大早就拉着白景墨出门。

“去哪?”白景墨正想着今天睡个好觉,没想到被顾宁筝生拉硬拽到了街上,“我还没睡够呢。”

“睡什么睡。”顾宁筝没好气的教训道,“钱重要还是睡觉重要?”

白景墨无言可辩,“钱。”

“这就对了。”顾宁筝满意的点了点头,拉他上了先前订好的马车。

“你好歹告诉我你要去哪?”白景墨彻底服输,一边认命的将衣冠好好整理一番,一边不依不饶的追问。

“凌远城。”顾宁筝原本也没有隐瞒的心思,开口答道,“韩家。”

“韩家?”白景墨吃了一惊,舌头都有些不利索,“你你你…你不知道韩凌对你什么心思,还自己往韩家送!”

“我知道。”一提到韩凌,顾宁筝就将目光移向车帘外,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这个生意韩家就是首选。”

那日韩凌上门提亲后,她仔仔细细和自己的头脑斗争了一个晚上,得出了这个身体的原主根本不认识韩凌的结论。

这就更奇怪了,堂堂凌远城首富的少主,盯着自己这个除了运气好和长得还不错之外一无是处的农家女不放做什么。

韩凌放出非她不娶的后她对此有所耳闻,也知道村中忽然暴起的流言蜚语和韩公子的一句话颇有关系,因此她对韩凌的好印象灰飞烟灭,只觉得这个人是在戏耍自己。

但百年黄花梨十分珍贵,想要大捞一笔也得挑有钱的人家,整个凌远城值得她好好赚一笔的也就是韩家了。

“听你的。”白景墨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半晌后还是开口道。

晌午时候,马车停在了凌远城中,两人步至韩府门前,白景墨四下看了看,忽然开口,“你自己去吧,我在那间茶楼等你。”他说着,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茶楼。

顾宁筝一愣,她先前可没发现白景墨是个不善与外人交谈的人,一时不解。

“我这个原主…似乎和韩凌有过节。”白景墨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但我记不起来究竟发生过什么,万一出了纰漏就不好了,只能辛苦你自己去和韩家谈。”

他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愧疚,按理说这等大事该是男子出面,没有自己退缩让女子自己进韩府的道理。

但他自从知道要去韩家,整个人就开始不由自主的紧张与抗拒,他和这副身体也算有了些默契,知道这是对韩凌本能的躲避,在这等关键的事情上自己冒险露面见韩凌,恐怕会坏事。

顾宁筝对此倒不介意,他们的境遇完全相同,有些事是而非的事情还是不要主动触碰才好,两人身上的秘密被公诸于世才是最大的麻烦。

“那好,你在茶楼等我的好。”顾宁筝爽朗的笑了笑,独自一人走向韩府大门。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