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爆宠狂妻:皇叔又吃醋了》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秦明月君无镜小说阅读

  • 日期:2019-07-13 13:47:35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墨染曦
  • 阅读人数:329

爆宠狂妻:皇叔又吃醋了 第十一章:夺舍风波(上) 免费试读

秦书贤的话一落,尚书房一阵死寂。

魔族重新出山并不是小事。皇帝皱紧了眉头,“秦相国,你所说之事,我会即刻派人去打探,倘若你所说有假…”皇帝眯着眼拐了个弯“相国府二小姐之事,朕并不是未曾听闻…”

秦书贤浑身一抖,想着昨日之事的种种,又稳了稳心神,“陛下,臣绝无半句虚言。”

秦明月啊秦明月,倘若你一开始收敛些,或许还不这么容易被抓个现形。又或者,即使你不是夺舍,也只能是夺舍了…

“很好,德远。”

随着白鹤山的声音,暗处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属下在!”

“朕要你事无巨细的打探清楚。”

“属下领命!”说着又消失在暗处,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臣,问心无愧!”秦书贤大声说完又磕一个头,眼里是满满的坚定。

皇帝白鹤山刚知道这么一个糟心事,此刻也无心情再叫秦书贤起身,秦书贤这个人,白鹤山也是略知一二的,虽说不喜自家二女儿,但虎毒不食子,怎么说秦明月将来也是个太子妃,相国府地位说不定还能随着升一升,不至于如此,也没有包天的胆,敢在他面前撒谎。

只是这秦明月…

白鹤山才开始细想,德远便鬼魅的出现在他身侧,“禀陛下,属下刚才前去侧院,回溯到了一些内容。”

白鹤山唇角一挑:“哦~看来德远是知道了些有意思的事情?”

德远站定后,便用刀在指尖轻轻一划,斗气在指尖混着一丝血快速凝聚,逐渐形成了一个圆形中间开始出现些零散的画面。

只见秦明月至火海中走来,毫发未损,身子瘦小,神情却充满一股狠戾,难怪秦书贤说宛如厉鬼。

白鹤山眯起了眼睛,这秦明月从火海中逃生,却毫发未损,性子大变,甚至有了不为人知的本领?

德远手里的画面消失了许久,殿内都静悄悄的,像是生怕惊醒了什么。

白鹤山沉默了一会儿,才抬手,“来人,去慈宁宫把秦二小姐请来。”

秦明月端着小半碗饭忍着不适小口小口的叼进嘴里,吃着吃着,秦明月觉得可能不吃更好,吃了反而更饿了…

这边秦明月才放下碗筷,就听着外面整齐划一的步伐向内殿走来。秦明月皱了一下眉,这是出什么事了?

皇贵妃同白玉京也放下了碗筷,齐齐向殿外走去。

秦明月亦步跟上。

“猜猜什么事?”

君无镜的声音突兀的响在秦明月耳边,秦明月转身,却见他但笑不语,根本没张口,“本王觉得,这是针对你的。”

秦明月顿步,以现在这种形式,一个是皇贵妃,一个是太子,一个是亲王。这种抓犯人的阵仗,也不像是针对其中任何一个不是?

不过这君无镜对她示好,秦明月也的确有很多事需要有个有能力的人帮衬。

想着,秦明月转身,看着君无镜微微一笑:“多谢,过了这关请你喝酒。”

说完便转身向殿外走去。她秦明月不怕事,怕的是没事。

君无镜嘴角的笑意深了几许,这样是要准备接纳他这个盟友了?救秦明月等于救君无镜可不是白说的,他的咒印和秦明月连在一起,只有秦明月的解开,他的才能解开。费尽心血让秦明月提前两年出现在这,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君无镜有些玩味的搓弄着手指,也紧跟了出去。以他的实力,监听一个尚书房,根本毫无问题,真想知道,这位杀伐果断,又擅长演戏的女军官,准备怎么应对?

秦明月和君无镜赶到时,便见御林军整齐划一的排站在这慈宁宫的小花园里,散发出不近人情的冷漠:“请太子殿下交出秦明月。”

白玉京皱紧了眉头,他今早才带秦明月入宫,这才多久?什么事值得御林军如此大动干戈?

白玉京转身,看着身后一脸平静的秦明月,“秦明月就在这,你们带走吧。”

白玉京话落,御林军便将秦明月团团围住,像是在面对什么反派大Boss,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凝重,像是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

秦明月看着团团将自己围住的人,突然笑了一下,“各位这是干什么?我一个弱女子,你们还怕我跑了不成?”

御林军领头警惕的看了秦明月几眼,见秦明月的确没有什么反抗的趋势,这才有些放松紧绷的神经。若没错,这位相国府的二小姐,可是被夺舍了的,体内装着的是实力强劲的魔族。

“得罪了,还请秦小姐跟我们走一趟。”说完,领头为了避免直接动手,客气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明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眼睛扫视了一圈御林军,虽然什么都没做,有些御林军却已经感到阵阵压力,汗水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秦明月笑了一声,这些人可真有意思,她就是单纯的看一看,都能给吓成这样?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魔王不成?

大魔王?想到这,秦明月眯起了眼睛。看看这些御林军对自己的警惕,秦明月有些了悟,莫不是自己的反常,引起了心怀不轨人的注意?

秦明月轻轻挪动了两步,御林军整齐划一的退两步,秦明月内心有些无奈:“小女又不是什么恶鬼魔王,诸位军官怎么如此怕我?”

秦明月话落,竟无一人搭话,白玉京做壁上观,君无镜更是事不关己的模样,皇贵妃一脸的想说不敢说。秦明月看着皇贵妃,眼神闪了闪,“小女跟你们走便是了,并不会怎么样你们,不用紧张。”

说着,秦明月抬步便率先出发。

要说这秦书贤也是好玩的很,他是掌握了什么证据?又或者说是谁给他的底气,让他想这种手段对付自己?按理说自己是她的二女儿,再不受待见,也亲生骨肉,秦书贤,你当真好狠的心。

秦明月眯起了眼睛,她原本打算先脱离太子妃的身份,再脱身相国府,并未曾想过要伤害相国府。想必原主也不愿意看见这样,但秦书贤这样相逼,…

看着眼前的形式,秦明月扶了扶珠翠,只有对不起了。

秦书贤,你不任,我便不义!

“看你丝毫不紧张?”

君无镜的话语又在耳边想起,秦明月步履丝毫不乱,摸了摸耳饰,“我何至于紧张,雕虫小技。”

秦明月无声的回话,让君无镜微微吃了一惊,看看周围甚至白玉京都毫无反应的表现,君无镜搓弄着手指。这可让他有些意外,若不是知道秦明月底细,他说不得也会认为,这是个夺舍了别人的魔族,实力或许不低。

不过这样就方便多了,至少沟通不会是他一个人的事。

“哦~你知道是何事?”

“无疑我的转变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想也知道,会是什么。”

秦明月的声音毫无起伏,听不出是个什么情绪,君无镜眯起眼睛,“看来你有准备。”

“王爷,你可说笑了,两天不到,臣女并无准备。”

秦明月话中带着试探,君无镜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像是知道她是谁,又像是不认识她。君无镜完全可以不帮她,就算他们是病友,也没必要到如此这步,屈尊降贵。离火灾两天,离她穿越而来也是两天。

仔细一想君无镜出现的地点,也格外巧合。

“是才两天,或许过后我们可以谈谈。”

“王爷,臣说了,事后定请你喝一杯。毕竟救臣女,也是救王爷你自己。”秦明月顿了一会儿,又接着道,“倘若一会儿局势格外艰险还请王爷能帮衬一把。”

君无镜挑了一下眉,结束了这短暂的对话。

秦明月信不跟着御林军,没一会儿便到了尚书房。

尚书房的房门大开着,里面站着众大臣,中间跪着秦书贤,龙椅上的皇帝白鹤山一看见御林军,立刻坐正了起来,“秦相国,秦二小姐到了。”

秦书贤跪着,向后望去,只见秦明月一身蓝粉袄裙,信步跨过尚书房的门槛,目光在对上秦书贤的时候,甚至笑了一下。秦书贤直觉脑仁一麻,不知是秦明月逆着光导致了秦书贤觉得这个笑,有些森森寒意,还是秦明月本就想传达这种意思。

秦书贤强装镇定的看了会儿秦明月,这才把头转过来,眼一闭,心一狠,“请皇上为老臣做主!”

白鹤山未搭话,眯眼看着走进来的秦明月。秦书贤就这样以头抢地的跪着。

秦明月走到边桌旁,看了眼跪着的秦书贤,向皇上鞠了一躬,“臣女秦明月参见皇上。”

“大胆秦明月,见了皇上,竟然不跪!”白鹤山尚未答话,身旁的公公立刻出言指责。

“禀皇上,臣女为何要跪?”

“哦~朕也想知道,你有何天大的胆子,见着朕却只行一礼?”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