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网

热文《八零盲妻会医术》庄文婕严旭朗全文无弹窗阅读

  • 日期:2019-12-02 21:04:09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蝶霜飞
  • 阅读人数:228

八零盲妻会医术 第1章 了 免费试读

JL省军区医院。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男人戴着一顶雷锋帽,披着军大衣,他身高足有一八八,身材健美修长,容貌冷峻刚毅,黑军靴在雪地上踩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长腿迈出沉稳的步伐,但速度很快,几乎只一眨眼就已穿过医院的大门。

时值正月初四,又刚刚下过雪,大门敞开的瞬间,席卷着一股寒意。

正在打盹的值班的医生一个激灵,看清来人,连忙迎了上来:“严营长,这边请!”

“她还好吗?”男人的声音性感低沉,像低音炮震鸣,他的五官棱角分明,此刻薄唇微抿,显得严肃非常。而那种那从骨子里带出来的血腥煞气,更是直叫人心惊。

医生“哎…”了一声,“没醒,这都八九天了,我看情况不乐观,您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我看没准要成植物人。”

严营长下颚一绷,年前他原本要带着媳妇回老家过年,但临时下来个任务,一走就是十多天。稍早前他回部队述职,就听说她住院了,这不赶紧过来了,但他过来之前完全没想到,她的情况竟然这么的严重。

他步履不停,旁边的医生要一溜小跑才能跟得上他。

按了按眉心,他冷肃的沉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海生那个臭小子,弟妹眼睛看不见,那天摸索着下楼扔垃圾,海生又冒失,就从后面撞了她一下,她整个人从楼梯上面栽下来,磕的头破血流,刘嫂子送人过来时,身上可全是血,看那样都快没气了。”

心下一沉,严营长陡然加快了步伐。

“哎?严营长,慢点慢点啊!”

医生气喘吁吁,偷摸瞅着严营长冷峻的侧脸,心道,还真是可惜了。

整个108团谁不知,严营长的媳妇是瞎子,且脾气还不好,俩人成婚后,一开始那瞎子在老家留守,但因为性格太差,闹的老家乌烟瘴气怨声载道,后来家里实在扛不住了,就托人捎信过来。

严营长无法,只好把人接过来随军,但那瞎子整天挑三拣四,惹是生非,就跟个搅家精似的,夫妻俩感情能好得了才怪。

就那种凶悍的恶婆娘,要是换作旁人家,少不得一天揍八遍,但严营长很忍让,愣是一回也没和瞎子红过脸。通常瞎子叫骂吵闹时,严营长都是一声不吭的,真要是气狠了,就自个儿下楼跑两圈,从来不和那瞎子置气,脾性更是一顶一的好。

但这样一个好男人,偏偏娶了那样的媳妇,简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当然,严营长是那花儿,那瞎子是臭不可闻的牛粪。

穿过医院的长廊,推门走进一间病房,女人头上包着网纱,宛若睡着了一样,正沉静的躺在病床上输液。

想起医生对自己的提醒,严营长心里明白,这都八九天了,还一直不醒,恐怕真的要成植物人了。

可是看着病床上不醒的女人,他心下一叹。

看来他还是做错了。

若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她在老家,好歹家中有父母弟妹,能帮忙照看,也省的她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摘下雷锋帽,他坐在看护椅上,一瞬间就想了很多事。

同一时间,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睫毛轻颤,当庄文婕睁开眼时,只见无边的黑暗包围了她,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子。

“…醒了?”

一道沉着冷静的声音响起,男人的声音是她喜欢的类型,她‘看’向男人,但眼前照旧是黑乎乎的一大片,她心里有点懵,暗道她这是在哪,咋没开灯呢?

“李医生,文婕醒来了!”

她听见男人起身出门的声音,那步伐很踏实,一步步像是踩在人心上。

庄文婕闭了闭眼,又重新睁开,但还是看不见。

想起男人叫自己‘文婕’她不禁想道,莫不是那男人认识自己?

庄文婕的志愿是当一名外交官,但因为她是个哑巴,这个理想只能暂时安放在心里。但她不愿意认命,于是跟随祖父学中医,后来又考上西医大学,这样做最大的目的,便是因为她想要医好自己先天性的哑疾。

只可惜,就算后来她被人冠上‘哑神医’的美名,但自身的哑疾一直没治好。身为一名大夫,她救死扶伤,医人无数,偏偏医不好自己,也算是一种无奈了。

这样想着,她又想起自己前的那一幕,她记得XX县因为变成,她作为一名志愿医生前往支援,但大概是下午两点,她正在为一名伤患做缝合手术,赫然降临,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临时搭建的手术室就塌了,有东西砸下来,她恍惚中仿佛看见一根钢筋刺穿自己的心肺。

嗯?

庄文婕悚然一惊,她赶忙摸摸自己的,但下一刻,她又呆愣了,这两团肉呼呼的东西是个啥?她要是没记错的话,她貌似,仿佛,似乎,好像,是个平胸飞机场来着?

严营长叫来医生,刚转回病房,就看见他媳妇正按着胸口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那大眼睛里空空茫茫呆滞无神,可她的表情很是灵气逼人,就仿佛在疑惑,在费解,在思考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怎么了?”

他问。

她张了张嘴,又闭上。

庄文婕现在有很多疑惑急需解答,比如为何自己看不见,为何她的突然多出两团肉,但她是个哑巴啊,于是她想要比划手语,但正在输液的左手被男人按住。

“当心滚针。”男人这般道。

因为眼睛看不见,她的触觉反而更加敏锐了。

她可以感受到男人的手很大,指尖有点粗糙,上面布满老茧,那些老茧令她微微一愣,她想起曾经医过一些职业比较特殊的病人,而那些病人因常年摸枪,指腹就和这男人一样,有点粗粝,有点糙磨,她心中不禁对男人的身份和职业做出了猜测。

接下来,又有几人走进门,那些人为她做身体检查,声音很杂乱,她仔细的分辨,最后听见一名医生这样道:“弟妹没事了,我之前一直怕她不醒,而现在醒了,头上的伤只要养养就能好,不过等下最好还是用仪器做个精密的检查,她醒来之后样子不太对,我怀疑她这儿可能出了问题。”

医生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严营长重新看向床上的小媳妇,只见庄文婕小嘴微张,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